墙头无语

咦?

【巍澜衍生】替心情人 04

替心情人 04

 

朱医生知道故事还远远没有讲完,可樊伟再也不肯张开嘴。他颓然地揉着又红又涨的眼睛,一手抓住已经在椅子靠背上被挤成一坨的外套,发麻的双腿让他看上去几乎是瘸着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启明星点亮天空,红霞泛起,太阳抬起了头。

韩沉睁开眼,看到的是苏眠。

苏眠正在削苹果,拇指宽的果皮完完整整地剥离下来,长长一条从她的手中坠到地上。

韩沉问:“樊伟回家了吗?他昨天一直没有睡,状态怎么样?”

苏眠眼睛都没有抬,挑着眉毛没好气地说:“韩沉同志,你的亲同事,我,连夜加班破案,凌晨还被一个热线电话call过来陪护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见色忘友?不,你是没见色,就已经忘友了。”

韩沉被她噎得不会说话了,磕磕绊绊地回应:“那,那个案子破得怎么样了?”

“基本可以确定就是那几个土匪小子,但是人跑了,没抓到。”

韩沉摸摸脑袋,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完全恢复清醒,但是当他想要试着回忆昨天在201大厦的场景时,脑袋就不由自主地开始疼,胸口的不适感也随之袭来。可只要他停止回忆,一切就能恢复正常,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韩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大概明白了医生口中的“保护机制”是怎么一回事。五年前那件事对他产生的打击应该是他想象不到的,因此他的大脑主动选择了忘记吧。可越是这样,他只会越好奇,越难过。作为一个坚毅果敢的男人,他居然连自己怕什么都不知道,简直没用。

苏眠看他又垂头又叹气,也有些不落忍,把削好的苹果送到他的面前,颇有些无奈地劝说道。

“你也别太操心了,几个屁大的臭小子,早晚被我们逮住。我看樊伟今天早上走的时候精神头是有点不好,你如果没什么大毛病,就出院回家吧。”

 

韩沉又输了几瓶液体,做了几项检查,等他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

呛人的烟草和酒精味道从刚打开一条缝的门里迫不及待地溢出,生生把韩沉逼退了一步。

向前一步,玻璃酒瓶相撞的声音应着韩沉的脚步而起。他低头绕开几个空酒瓶,再往里走,原本温馨的两居室中所有的窗帘都被拉起来,阴沉沉一片。满地的烟头到处散落,干涸的酒水在地面上留下黄白的印迹,烟灰弥散在空气中。韩沉感觉自己不是回家,而是去某个犯罪团伙的地下窝点执行任务。通常有这种乌烟瘴气的氛围的,不是人贩子的中转站,就是黑市。

这场景别说是刑警,谁看到也知道这屋里出了事。

韩沉顾不得被呛得咳嗽,一路小跑奔向主卧。进来才知道,主卧是整个房间烟酒味道的发源地,床边的地上还有没扑灭的烟头火星,红得触目惊心。

韩沉一把拽开床上胡乱叠盖在一起的毛毯和被子,现出了下面趴着的人。

这是谁?

这是樊伟吗?

韩沉难以置信地过去推了一把,那人浑身的骨头都被抽干净了似的,软绵绵地翻过身。

是樊伟,不知道是睡了还是晕了。

“樊伟,樊伟。”

樊伟没有反应。

韩沉心中着急,手底下没轻没重地拍过去,口中呼喊道:“哥哥!”

樊伟的眼皮动了一下。

韩沉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20。

“我没事……”樊伟的嗓子被烟燎过似的,发出韩沉从未听过的沙哑声音。

韩沉放下手机,心中的急火被樊伟的话浇熄了几分。他怕过于光线一下子过于强烈樊伟会不舒服,于是走到客厅去打开窗帘,又倒了一杯温水,学着樊伟昨晚的样子插了一根吸管,递到他的嘴边。

樊伟睁开眼睛,看到韩沉俯视着自己,坚毅克制的目光里敛着温柔的责备。

他没有变过,他还和从前一样,就算自己再怎么不像话,都永远能耐心地等在一边,递上一支笔,轻轻地劝说。

就像自己阴郁的生命里,灿烂的一道光。

“喝了这杯水,我陪你出去玩一场,好吗?”

韩沉说完这句话,看到樊伟本来迷蒙的眼神顷刻间一变,像匹刚睡醒的恶狼。

下一秒,他的手腕被樊伟狠狠握住,水杯掉在床上,透明清澈的液体浸湿了一大块浅灰色的纯棉布料。

刚才还被烟酒腐蚀得浑身无力的樊伟,突然间力大无穷,硬生生拽倒韩沉,翻身把他压住。浓烈的酒精味从他的唇间源源不断地散出来,借着一个近乎于撕扯的亲吻进入到韩沉的喉咙。韩沉仿佛瞬间被一头酒精和烟草饲喂的怪兽控制住了,他本能地想要抗拒,可樊伟一双通红的眼睛却吓住了他。

韩沉的衬衫被用力地扯掉,纽扣蹦得满地都是,头低下正好挨着湿透的床单,咽喉也被呛得生疼,这些感觉一点也不愉悦,可他还是没有动。

他不知道樊伟到底怎么了,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这样的情形在他五年前劫后重生时发生过一次,现在再次发生,必然也有原因。

作为韩沉,抚慰樊伟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可以承受这世上所有的不幸,无论是割裂身体的疼痛,还是抛心弃爱的苦楚,只要樊伟的人生能够幸福,韩沉就可以付出一切。

这是从他见到樊伟的第一天起,就刻在灵魂上的誓约。韩沉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唯独在这件事情上,他相信命中注定。

不知怎地,韩沉突然想起医院里自己梦到的那个“樊伟”,他是妖,按着故事会的说法,妖能摄人心魄,自然也能骗得自己心甘情愿地为他献出一切。

韩沉感到自己的心脏正在剧烈地跳动,呼之欲出的心跳声甚至和上了樊伟攻城略地的节奏。

酗酒行凶的樊伟,比平日里还要更加生猛。韩沉终于抑不住喉中的气息,发出令人想入非非的不堪音调。

 

ps.并没有肉,写不出来,捂脸

评论(1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