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巍澜衍生】替心情人 08

替心情人 08

 

 

就在裴文德拒绝了皇帝的那天夜里,缉妖司得到线报,说京郊不远处出现一只妖王,附近的小妖称他为“夜尊”。

传说中夜尊相貌秀美,声线纯真,最擅长蛊惑之术。城外村庄里已经有许多男男女女被他所惑而抛家舍业,当再次被发现时精气已被吸食得所剩无几,只剩一具干瘪的皮囊留在荒野。夜尊不满足于百姓的肉躯,他的行踪一直在向京城靠近,前日竟已经有守城门的卫兵被害。

事关重大,寻常捉妖人难有胜算,须得高手出马。裴文德火速离开宫城,前往捉拿。

他这一去,竟再也没有音讯,反倒是许多不知真假的消息从民间传进了宫城。有说裴大人和夜尊同归于尽在城外山谷的,有说裴大人被夜尊捉住困在山洞里的,最荒唐的是,有人说看见裴大人和在夜尊山间共行,一人一妖揽腰携腕,十分亲昵。

“想来,裴大人是叫那妖王骗去做压寨夫人了罢?”

就算是在庄严的朝堂上,居然也有不知好歹的臣子公然发出这样的调侃。裴相爷面色铁青,老迈的身躯耿直地立在一旁。

龙颜大怒。

年轻的皇帝猛地拍打龙椅扶手,高声斥责:“宫廷之内岂容此等胡言乱语!拖下去杖责二十!”

众人见他整张脸气得通红,发冠前的玉藻被晃得哗啦啦作响,噤若寒蝉之时,免不了为他生气的原因多加思虑。再结合从前裴大人与皇帝的亲密举止,某些不可言说的犯上之事便成了众臣心照不宣的秘密。

 

所幸的是,裴大人终于彻底捣毁了夜尊的老巢,安全返京。

皇帝纠结极了,一面想召文德来与自己同榻相叙,问问他这一段时间有没有受伤,一面又担忧他过度劳累,需要多加休息,一面又想起他拒绝自己时可恨可恶的模样,于是强忍住心中的思念,安排他先自去修养。

裴大人休息了两天,还没有主动觐见面圣。皇帝有些心急,可也不便声张,人在书案前批阅奏则,满心里惦记的却都是文德的模样。

偏有那多嘴多舌的下人,趁着进茶的功夫,有意无意地提起:“裴大人迟迟不来,该不是和那位‘面先生’有关吧?”

皇帝听见个“裴”字,耳朵早竖起来,手里的笔都悬在了空中。再听见个“面先生”,心又猛地一沉。

“你说什么?”

“裴大人带了个人回来,听说啊,”宫女拉长了调门,悬着皇帝的胃口,又娇滴滴地说,“听说两人甚是亲密呢。”

朱笔啪的掉下来,弄脏了干净的宣纸。

 

裴大人带了个人回来,其实好多人都知道。

这人整日里带着一个雕花的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是以大家都叫他“面先生”。

没有人知道面先生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他在裴大人剿灭妖王夜尊一役中帮上了大忙,是个不世出的高人。据裴大人自己说,是请回来指点自己道术的。

会灭妖的高人,鬼怪皆惧,何况凡人。宫内众人无不充满敬畏,不敢有半点唐突。

这位面先生身材高挑,一头不加梳理的长发花白地飘在脑后,就像是个老人。

可你要是仔细看他露在面具之外的皮肤,却又十分光洁,分明是个少年。

奇哉怪也。

可也对,要不怎么说高人都有点寻常人没有的特点呢。

自从几年前与裴相爷断绝了亲子关系之后,裴大人就住在宫城里。除了皇帝寝宫附近的一间卧房,他再没有其他的居所。而这位面先生自从同他一起回来之后,二人便一直待在屋里,鲜少踏出房门一步。想来是两位擒妖耗费了不少元神,需要多加休息。

 

皇帝早忍不住,根本顾不上什么天子颜面,背着手,直冲冲就往裴大人的住处奔去。贴身内侍叫他轰得老远,压根不敢靠近。

一路大步流星,待走到了近处,他反倒慢下来。说不上心里是在怕什么,甚至想转身回去了。宫女毕竟是下人,她顺口胡诌两句自己便信了,未免太过可笑。文德君品性高洁,举止端方,断不会乱来,即便是带回来什么“高人”,也必定是个会点旁门左道的山野村夫罢了,何必大惊小怪。

心生退意之时,正听得屋内响起一个慵懒的男声:“文德,在哪?”

这声音,应该是刚刚睡醒,且是睡得十分踏实、十分惬意的那一种。这声音从文德的卧房里传来,却并不是文德的声音。

小皇帝后背的汗毛忽地倒竖起来,恨不得立时破门而入。

紧接着是裴文德的回应声:“醒了?你来这里,有刚热好的粥。我再叫人给你拿几碟小菜过来。”

皇帝准备踹门的腿,生生被这饱含柔情的声音说得放了下去。他的心里一阵发冷,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好,裴文德,你可真好。

屋里响起桌椅挪动的声音,那刚睡醒的人应该是坐在了桌前,正在吃粥。

裴文德已经走到了门口,他拉开门,一道缝刚打开,就让那人又唤回去。

“不必,我不大饿,吃点粥就够了。”

皇帝贴在门板上,从裴文德刚才打开的门缝里看进去。

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穿一身白衣,正把空碗放下。裴文德背对着门口走过去,把桌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那个男人慢慢地靠过去,轻轻抓住裴文德的手。

小皇帝的心又往下多沉了些。

“文德,别弄了,”那男人把裴文德拽到自己近前,两人相距不过一拳。

裴文德不得不把手中的碗筷搁下,完全没有抗拒地继续靠近他,熟练得仿佛这个动作已经经过了反复的练习。

他最后完全贴进了那男人的怀里。

他们抱在了一起。

“文德,”那个男人贴着他的耳朵,呼着气说,“我刚才做梦了,梦见你要让我走。”

“怎么会?我不可能让你走。”

裴文德说这句话的语气并不激昂,甚至带着些许调笑,可这话却像是一柄尖利的匕首,狠狠地戳进了皇帝的心里。

 

窗外的树影正在剧烈地摆动,树叶被狂风吹得四下飘散,看来今夜将有一场骤雨。

“我来猜猜,在这场感情的战争里,你为了获胜,不惜牺牲了自己?”

朱医生的眼睛透过镜片,望向罗浮生苍白的脸,他在猜测接下来要讲的剧情。

罗浮生摇摇头,他的气色特别不好,刚才那片药并没能有效地缓解他的胸痛,他现在更痛了。他不由自主地轻拍胸口,这个无用的动作只能带给他一些心理安慰。

他不知道的是,窗外的那个人也正在捂着自己的胸口,蹲在墙角里缩成一团。

罗浮生拧开药瓶的盖子,朱医生制止他。

“12小时内只能服用一粒,吃多了也不会有更好的效果,反倒给肝脏增加负担。”

罗浮生垂头丧气,精致的脸孔被晦暗的表情所取代。他抬眼深深地望着外面在风中摇曳的树叶,忧虑地说道:“我得回去了,他今天没带伞。”

朱医生苦笑:“今天又听不完了。”

罗浮生拿起外套准备走,垂眸说道:“后面的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九点多了,医院里的人越来越少,罗浮生的脚步声清晰地回响在楼道里。消毒水的味道无孔不入,让他的思路也慢慢打开。他想起上一次讲完故事之后,整个人都彻底陷在了前尘往事之中,完全失控。

但是这一次他好多了,朱医生说这可能也算是一种脱敏疗法。但是罗浮生自己觉得是因为他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比较满意,不久后他还会和韩沉一起去旅行。受到这样心境的影响,他能说服自己慢慢正常对待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或许有一天,他能够平平淡淡地向别人讲述这些故事,包括韩沉。

他从一侧的消防通道走出去,摩托车就停在那扇铁门的外面。

雨点拍打金属的声音从门外渐渐响起,雨势渐增。罗浮生有些心急,韩沉熬夜加班,要是再淋了雨,一定会生病。

罗浮生伸手去开那扇门,他要赶快回家拿伞。

门打开的一瞬间,韩沉出现在外面。

韩沉倚靠在他的摩托车旁边。雨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身上的皮夹克也有水线在下滑。门前的灯打在他的身上,亮得像舞台剧上的男主角。

等候多时的男主角韩沉静静注视着惊愕的男主角罗浮生,似笑非笑地说:“你要去哪?”

罗浮生腿一软,险些坐在地上。他用力抓住旁边的铁栏杆,指节捏得发白。

“下雨了,你快进来。”罗浮生伸手去抓韩沉,想让他躲进来避雨。

韩沉拍掉他的手,继续说:“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雨很大,你这样会生病!”罗浮生有些生气了,看到韩沉发丝上汇聚下落的水珠,他此刻对韩沉身体的担忧,已经超过了在这里见到他的恐惧。

但是韩沉这样回答:“我知道后面的故事,你没有讲完的,我都知道。”

罗浮生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空了,他感受不到自己心脏的存在。

在倒下的前一秒中,他想起了“面先生”灰飞烟灭时,文德君被绑在祭台上看自己的眼神。

和现在的韩沉,一模一样。


评论(1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