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巍澜衍生】替心情人 09

替心情人 09

 

 

颈后仍然有强烈的钝痛感,手腕上坚硬冰凉的物体加重了全身的不适,罗浮生的大脑从混沌中逐渐抓住知觉。

他接受过严苛专业的训练,对于身陷险境这件事极为敏感,必要时不需要暴露自己已经苏醒,就可以采取隐秘的方式自杀。幸运的是,在从事那种职业的几年间,他还没有真的遇上过需要自杀的情形。否则的话,他也就认识不到韩沉了。

韩沉。

罗浮生知道,自己脖子后面这一下重击,正是韩沉在医院打的。下手之狠,若是彼时韩沉手中有刀,可能自己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罗浮生睁开眼睛,意料之中的强光猛烈地刺激他的瞳孔。他发觉自己被关在一间狭小的审讯室里,面前是加固的铁栏杆,隔着栏杆,审讯人韩沉坐在他的对面。

这里大约十五平米,没有设窗户,厚重的铁门严丝合缝地关闭,整个房间分不清昼夜。

屋顶漏水,发黄的霉渍像海岸线似的从天花板的一角蔓延开来,与惨白的墙面毫无过度的接合。整个房间泛着严重的潮气,就连眼前这盏灯都不能带来一丁点热量,阴冷得让人想逃走。

瞳孔很快适应了光线的变化,对环境的观察也告一段落。罗浮生慢慢看清了等待自己苏醒的韩沉。在那张沉默的脸上,是一双经历了悲伤和痛苦之后,又掺杂了暴怒和不可思议而通红的双眼。

罗浮生心里发凉,面色惨然。

静谧了许久的窄室内,响起韩沉干哑的声音。

“他在哪里?”

    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罗浮生注意到他紧攥的双拳,青筋暴起的额角,和话语中不容忽视的急迫。

到了连噩梦里都不敢出现的这一时刻,韩沉最先惦记的果然还是那个畜生。

一如当年在祭仙台的罗汉阵里,当裴文德自己都命悬一线,还在硬铮地坚持“我替他,就算是死。”

这样的裴文德,让罗浮生的自尊化为尘土,理智被瞬间击溃。

“他是谁?”

反问脱口而出,罗浮生也不再是罗浮生了,他又变回那个骄纵任性的小皇帝,除了“朕喜欢的”,其他所有都是不值一提的蝼蚁。

眼角上抬,即便受缚,也要撑住尊贵骄傲的模样。

几个小时前,裴文德的记忆已经回到了韩沉的脑中。在他的世界里,这样的罗浮生熟悉又可憎。

韩沉当然记得,罗浮生带着这样的表情,高高在上地羞辱自己,得意地宣泄着所有的yuwang。他坐在锦绣织就的龙塌上,在奢侈的鲜艳色彩中说自己“不过是个玩具,朕想玩就玩”。

文德君又何尝不恨他。

 

裴文德在京城外十里铺的凉亭里,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夜尊。

妖王夜尊,已经修炼到了一只妖能达到的极致高度,能够没有障碍地以人形在世间存活。像他这样的妖,如果还有点“上进心”,便应该行善积德,苦心修行。或许在经历了九九八十一个劫难之后,便能够得道飞升,脱离“妖”这个下等身份。

可夜尊偏不,他在这世间走上一遭,就是要恣意妄为,活得痛快。

“南天门里那些厮迂腐沉闷,虚伪别扭,哪个有老子这般快活。”

他语气中的泼天傲慢与自由自在,令人厌恶。裴文德用力地压住自己内心深处某些跃跃欲试的渴望,告诫自己这些悖理犯法、大逆不道的妖物,都该立时死在刀下。

他们激战了七天七夜,难分胜负。裴文德分明技高一筹,但架不住夜尊诡计多端,不守章法,硬是耍得他团团转。

裴文德静心思谋,最终把焦点集中在了夜尊的面具上。

夜尊唯一与寻常人不同的,便是他脸上永远有一副面具,像生来便长在了脸上,从不卸去。那面具的花纹妖艳又有些狰狞,颜色说不清的古怪,妖王鬼魅的双眼透过面具望出来,带着一种勾魂摄魄的魅惑感。没有人见过夜尊不戴面具的样子。裴文德猜测,这个面具很可能是他施展妖术的关键。

经验丰富的捉妖人心生一计。他故意饮下烈酒,醉醺醺地去找夜尊,一人一妖在山崖边斗得难解难分之时,裴文德假装醉得脚下打滑,跌进了谷底。夜尊一跃而下,随他一同落入了谷底深潭之中。

潭边乱石成堆,裴文德轻快地出水,顾不得满水湿透就爬到石头后面伏击。

未几,夜尊从水中游出,慢慢靠近岸边。

裴文德紧张地盯着妖王,在黑夜里静静地等待着他的靠近。

可夜尊却没有立即离开水潭,而是湿漉漉地站在水里,面带焦急地四下张望。

“你死了吗?怎么没有漂起来。”起初,夜尊带着挑衅的语气,对着空气发问。

裴文德当然不会回应,他继续屏息,一言不发。

“喂!”夜尊又问了一声,这一次他只是在单纯地找人了,“你在哪?”

裴文德依然没有动。

“你在哪啊,我还没跟你打够呢……”

夜尊垂下脸,面具让他的表情被彻底隐藏起来,可他的声音却泄露了他的难过。

裴文德愣了一瞬。

夜尊低着头,沉重地靠过来。

那面具果然有些怕水,泡过之后便不大牢靠,明显与他的脸贴合得没有之前紧密。

待到完全没有防备的夜尊上岸时,裴文德的刀尖只从侧面轻轻一挑,面具便飘然落下,叫他一手夺过。

“啊!”

夜尊惊诧一声,立即蹲下,把脸埋进自己的身前,又用双手紧紧捂住。

裴文德心中暗笑,只觉这面具果然干系重大,妖王今日终要成擒。他挺立在瑟缩的夜尊身前,一脚将面具踢飞,又将钢刀抵在他的颈项之间。

“抬起头来。我倒要看看你的真面目。”

花白的长发完全拢住妖王微微发抖的身体,良久,一对泛红的双眸终于从他的乱发中抬起,像被水润过,盈着无限的委屈和惧怕。

裴文德略带得意的嘴角逐渐垮下来。

他曾见过这样一双眼睛,他见过,就在几天前,在那个台阶上。

这是害怕被他拒绝的眼睛,是渴望得到他的眼睛。

何止是眼睛,这整张脸,都是他日夜相伴过十几年的,是他青涩少年时,最不堪吐露的心事。

裴文德还没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不自觉地融化。

夜尊的表情开始变得微妙,但依然委屈害怕,声如蚊蚋:“……你,你是第一个看得见我的人。”

这句话伴随着一阵痒痒软软的风,钻进裴文德的耳朵里,让他的五脏六腑无不受用,就连握着刀柄的手都不受控制的往回收。

幸而山谷里真正的夜风刮过,冰凉刺骨。裴文德猛地警醒,把已经快要滑落的刀刃再次逼近了夜尊的颈侧。

“妖孽!休要蛊惑我。”

“……我只想要一个朋友。”夜尊无力地争辩着。他的睫毛在颤抖,面颊惨白无助,颈侧已经有丝丝血迹渗出,混着晶莹的泪水一起染红了白衣的前襟。可他还是挺着脖子说,“我只想要一个朋友,你,你没死,很好。”

裴文德瞧着那张脸,久久无语。

他过度关注耳目,却没察觉有一股气味正从夜尊淌血的伤处悄悄散出。这气味如此熟悉,每日晨起暮休无不贴身相闻,这气味又如此遥远,是对礼法的敬畏下永远也不敢触及的圣物。

连裴文德自己都不知道,他有多么希冀这气味的包绕。他贪婪地嗅着,嗅得越是用力,这气味就越发浓郁,而越是浓郁,他便越是无法抗拒。多少次午夜梦回,他孤独而苦痛地思念这气味被收藏在龙袍之下的部分,他已经思念了太久。此时此刻,这饱满浓烈的味道终于填补了他多年的渴望。

“沧啷!”

刀尖终于滑落,归入背后的刀鞘之中。

夜尊笑了,立刻变出一碗酒敬在裴文德的面前,,满脸的天真烂漫像个孩童:“谢谢你肯做我的朋友。”

泪和血,都还挂在那张脸上,那种笑容令人难以抗拒。

可我的思慕只是一个肮脏可耻的秘密,不配与阳光共舞。

裴文德把碗推开,强迫自己扭过脸淡淡地拒绝。

“妖,终归是妖。”

夜尊并不作恼,一口气喝掉了这碗酒,很快变成了红扑扑的样子。他借着酒意大胆凑到裴文德的近前,在他的脸上轻啄。

裴文德被这一下子惊得呆若木鸡。红扑扑的夜尊像一个魔障,彻底俘获了他。

即便是肮脏到不能见光的秘密,也是心底真实的写照,难道连在夜晚的荒野中放肆都不配吗?

这一回,无论多冷的风,也不能再吹醒裴文德了。

 

    


评论(1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