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巍澜衍生】替心情人 番外-聚魂

替心情人 番外 —— 聚魂

 

 

 

赵云澜喝了一顿乱七八糟的酒,想赶在天亮前回到家。

大庆被吐了满身,气得插着腰骂他:“回什么家,我要是黑袍使大人,一个暴锤就把你扔出来。”

赵云澜哇咔咔地大笑:“我们家小巍,比你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一定在家煮好粥等着我呢。”

“嘘。”

大庆突然指了指前面,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还敲着他的脑袋叫他闭嘴。

赵云澜揉揉眼睛,看前面漆黑的小巷子里,什么都没有。

“仔细看。”大庆又说了一遍。

是萤火虫。

有两只,发出幽暗的绿光,在夜里明明灭灭地闪烁。

“怎么了?”赵云澜不知道大庆为什么这么大惊小怪。

“你脑子短路了吗?这种城市里,多少年没见过萤火虫了!”大庆气急败坏地喊叫,“而且你仔细看,这两只萤火虫,一直在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就像是被吸引过来的,你都不觉得有异常吗?我看这个特调处领导你也不要当了,一点敏感意识都没有。”

赵云澜的酒醒了一半,和大庆一起追到萤火虫的跟前。

萤火虫很小,很单薄,像一片没有重量的东西在空气中飘动。这两只萤火虫确实是瞄着一个既定的方向在前进,虽然不快,但是很坚定。

赵云澜瞅了瞅前面,巷子的尽头有个拐弯,他让大庆继续跟着萤火虫,自己先跑一步,往巷子的深处拐进去。

果然有人在这里吸引萤火虫,是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穿着土里土气的大学运动校服坐在地上。他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莲花底座,上面有一盏幽暗的烛火,在底座和烛火之间,还有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飘动着蓝绿色的光雾。

中年人看见赵云澜过来,顿时紧张起来,但他的法术还没有结束,不敢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赵云澜不知道自己又碰上什么妖魔鬼怪了,先客气地问一声:“您在这耍什么把戏呢?”

中年人的嘴里还在念叨咒语,只能一边看着他一边做出为难的表情。

赵云澜后面,两只萤火虫已经飞过了拐角,向着大学生手里的灯晃过来。大庆化作猫咪,警觉地跟随在后面。

萤火虫的速度明显变慢了,赵云澜身上的气息对这种奇怪的法术有影响,似乎妨碍了它们寻找方向。

赵云澜没打算挪动,他直勾勾地瞅着眼前的男人,看他到底在玩什么。

中年人闭上眼睛,念叨的速度不断加快,终于让两只萤火虫突破了气息的禁锢,到达了距烛火只有一寸的地方。

这时,玻璃瓶中的光雾好像突然兴奋起来,跳动着迎接它们。它们也毅然地扑向烛火,从火中蜕成了另外两团蓝绿色的光雾,与玻璃瓶中的大部队融合在一起。

但它们还是太小了,这样小的两团东西,并不能让那玻璃瓶中的东西看上去增加了多少。事实上,几乎看不出来它们增加过。

“聚魂术。”赵云澜颇感意外,“有意思,当今时代还有人会这个?”

中年人把这一套家伙什小心地收进双肩包里,站起来给赵云澜拱手鞠躬:“见过令主大人。”

赵云澜剥一颗棒棒糖塞进嘴里,大大咧咧地说:“你认识我?”

男子笑了:“在下往前两世是捉妖人,哪能不知道镇魂令主。”

他这一笑,眼神变得明亮起来。赵云澜突然发现他其实很年轻,约莫也就二十来岁,只是由于疏于打理外貌,再加上经常风吹日晒,看上去就要比同龄人沧桑很多。

赵云澜问他:“你在聚谁的魂?”

男子说:“一位故人。”

赵云澜又问:“这种术法笨拙缓慢,我看你该是忙活了很久,也就才收集到这么一点。这个人对你有多么重要,值得你耗上一辈子?”

“再耗上一辈子也值。”男子略显腼腆,“何况也用不了那么久,我做了六年,才走过了五省,就已经收到了半魂一魄。我想最多三十年,我就能带着他下黄泉,再一起轮回转世了。”

他望着天上的星星,微笑着说道:“他喜欢随风漂流,觉得这样才逍遥快活,只要他能高兴,那我再多追他几十年也不碍事。”

黑猫喵的一声跃在赵云澜肩上,对着他的耳朵嘀咕:“这人太可怜了,我们帮帮他吧。”

赵云澜却不以为然,世间的事自有因果循环,这男子若不是欠了别人太多,恐怕也不会甘心付出这些。

大庆一爪子蹬到他的后背上,气鼓鼓地跳走了。

男子又一拱手:“大人,我还要去西北方位再找一找,一会太阳出来,它们就隐没了。”

赵云澜摆摆手,叫这人走了。

 

 

沈巍果然煮好了粥,板着脸等他回家喝。

赵云澜笑得像个狗腿子:“沈老师,沈教授,沈大人……黑老哥?”

沈巍眯眼:“你还知道回家,很好。”

“不是,我是真的有公务,公务。”赵云澜信口胡诌,“你不知道,有个人啊,他前世欠了别人太多,结果大半夜的在那小巷子里头帮别人聚魂。诶哟那个惨啊,简直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大庆本来所在门口的软垫子上,听他说到这,狠狠地“哼”了一声。

沈巍笑眯眯地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吓得腿一软:“你帮帮他吧,是真的惨。”

 

 

第二天夜里,赵云澜和沈巍一起站在天台上。

沈巍张眼四下望去,见城中有许多魂丝在飘动,而除了城南处的那三两个在往同一个方向聚集之外,其他的都只是隐隐若现,原地不动。

“这些散落的魂魄,或者沾在流水山石上,或者化入流萤艾草中,千千万万随风而逝,如果运气不好,差了那么一缕总也找不见的,聚魂就永远都不可能成功。”

沈巍叹息:“普通人单凭一个一个地找,这一个城市就要找上小半年。”

他们一起到了城南,找到那个正在做法的男子。

今天这两缕魂丝,附着在了一片枯黄的落叶上。落叶无力,只能靠风缓缓吹动着向前,风向若是变了,他今天的功夫就全白费了。

沈巍抬起手,赋予那片叶子力量,令它迅速地到达了男子的灯前,化进了那个瓶子里。

“谢谢大人。”男子叩谢。

“你的心是别人舍给你的,应该就是这个人吧?”沈巍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要害。

男子点头。

沈巍又说:“我可以帮你做个大一点的法阵,叫你七七四十九天就将这个城市的魂丝都聚拢过来,好吗?”

男子道谢:“却不知该如何答谢大人。”

“不必了,人间实苦,活得久了也觉得该帮的就要帮上一帮。”

男子跪下:“大人有恩,我不敢不报,若您不弃,待我聚魂一成,即刻去您府上效犬马之劳。”

赵云澜在旁边插嘴:“你不是要带着他一起下黄泉吗?怎么,不轮回啦?”

男子笑言:“他定会在奈何桥上等我。”

 

 

沈巍履行了诺言,带着赵云澜回家。

赵云澜问他:“你这么大的本事,为什么不帮他一次性全部搞定呢?还只收这一个城市的,那他还是有千山万水要走,万一死在半道上了怎么办?”

沈巍说道:“那是属于他们的恩恩怨怨,哪怕是断了腿没了命,那路也只能他自己走。至于我给他帮忙,那纯粹只是为了你。”

“为了我?”赵云澜一边踏进家门,一边故意做出一个夸张的动作,“Why?”

沈巍跟着他进门,反手就把门倒锁上。然后扯脱了自己颈前的领带,摘下眼镜,又把西装外套丢在玄关。

赵云澜本来想直接躺在沙发上,这下却不敢动了。

沈巍将他一把推进沙发,用双臂围挡住他过度活泼的身体,露出危险的笑容。

“我看你以后还有什么借口躲避夜不归宿的惩罚。”







评论(2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