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楼诚/及其衍生】一人记 12

一人记 12

 

 

    在蔺晨心中伴随着悸动而来的,是较之前更甚的忧虑。

这场三天三夜的病,不过是上仙所述“皮肉之苦”的一个开端。他心知肚明,只要想让萧景琰一直活着,天谴将永无终结之日。此次只是时机走运,他日若歹人趁自己虚弱时来皇宫行刺,他又该如何护萧景琰周全?

还是要探出逆天改运的万全之策,方为上计。说来,托白鸽寄往琅琊阁的问讯已经半月有余,怎么还不见回信?

正思量间,胸腔子里猛然一阵发痒,他原想按捺住,但终于还是忍不住剧烈地咳嗽。

萧景琰被震得松开手臂,学着先前内侍的模样去帮他顺气。

“这究竟是何怪病?其他人诊不出来,你却心中有数。此事若不实说……”

“你待怎样?”

萧景琰着实想不到什么有力的威胁,只好一咬牙,厚着脸皮说道:“这大梁的天子你是休想再见。”

蔺晨咧嘴笑了:“草民该死。”

萧景琰假意召唤侍卫,说道:“我这就叫战英来把你拖走。”

“诶~”蔺晨按下他的手臂,清清嗓子正色道,“我酒后练功,真气错了经络,不甚走火入魔罢了。”

萧景琰眨眨眼睛,先仔细瞧一番蔺晨的模样。只见他表情诚恳,神色镇定,没有什么心虚的小动作,该不是说假话糊弄自己。可他自己也是习武之人,从来只见过练功伤了筋骨的,“走火入魔”这种说辞除了江湖传说之外,并没有人真的见过。

蔺晨知道他心存疑虑,继续解释道:“琅琊阁自有家传绝学,我自打会走路起便开始练这功夫,几十年来从没有出过意外。那一日确实大意了,一来是把那贼女伤了心里有几分得意,二来是……”

“是什么?”

蔺晨垂目旁视,似不愿详述,而是为难地说道:“二来嘛,便是与……呃……总之是心中欢喜,睡不踏实,只好坐起来练功打发时间,没想到……唉,你说我是得意忘形也好,疏忽大意也罢,总归是坏在喝了酒乱来。好在我功底深厚,元气并无大伤。”

这走遍江湖的老狐狸讲出来的故事,三分真,三分假,还有三分引人无限遐想,萧景琰原本认真听着,不知怎么便别过头去,耳根有些发红。

蔺晨见他不做声,知道这故事于他而言还是天方夜谭了些,看来要把谎编圆,还是须得下点本钱。当下执起萧景琰的手,暗暗运动体内真气,通过手掌向他的经脉中灌流。

萧景琰先是感到左手掌心发热,继而感到丝丝热流自二人掌心相及处向自己的手腕、小臂、手肘一路蔓延开来,气息稳泰不疾不徐,逐渐充盈全身。他肉体凡胎,初承修仙者的纯元真气,顿觉灵台爽利、身轻如燕,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安逸舒泰,四肢百骸无处不鼓荡着磅礴气力。

霎时间这新奇的感受将萧景琰全然俘获了,他根本顾不得别的,连蔺晨的事也抛诸脑后,只想寻个人来与自己比试一番,好看看武功精进了多少。

然而这愿望还没能实现,掌心处的热流忽而断绝了,流转于他经络中的气息随之消退,隐约残存了几分伏在体内,然而他却不知该如何调用。

蔺晨松开手,趁着萧景琰还没回过神背过身去,按着胸口把呼之欲出的咳嗽压住,而后问道:“如何,这可不是撒谎吧?”

萧景琰头脑正热着,抬起左手看了又看,除了发出一点汗之外,与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但自己的身体方才确实感到了变化,那不是做得假的。想起少年时由市井中听来的传奇故事,什么上天入地呼风唤雨,仿佛倏忽成真。原来这世间竟真有此等神功?

“蔺晨,这是什么功夫?”

“堂堂琅琊阁,自然有些不宜外传的宝贝。”

蔺晨瞧着萧景琰雀跃又遗憾的模样,看那明亮双眸中流淌出的闪耀光彩,看飞扬的嘴角上挂着令人不禁神往的爽朗笑容,一如堪堪弱冠的少年郎,对世间存着无限美好的遐思。而在听到“不宜外传”之后,他的嘴角又无奈的下斜,轻轻叹气像是顽童发觉夏日已经过去,再也没有鸣叫的蝉可捕获了。

想不到一点小小的牺牲就能让萧景琰变成这样,实在划算得紧。

而再想到这样的萧景琰他竟然从未见过,又令他有些懊恼。

蔺晨轻轻地问道:“这下你信了么?”

萧景琰信服地点点头:“的确厉害。”

“那大梁的天子可千万别让我瞧不见。”

萧景琰板起脸来:“大胆,这是让你一介草民谈条件的地方吗?”

蔺晨情难自抑,将他一把抱住,扑倒在榻上,嘿嘿笑道。

“草民不识诗书,不通礼数,还需陛下来教导教导,这是个什么地方?”

萧景琰被按得动弹不得,只觉得脸颊耳畔都被他的发梢弄得发痒,口中呼道:“你……放肆。”

蔺晨正想再说几句不着边的话,喉咙眼再也压不住,只好翻个身咳嗽起来。

萧景琰起身关切道:“是我考虑欠周,你还是早点歇息的好。”

蔺晨毫不客气,挪一挪身子,把头搁在枕头上躺好。

“早该知道你本性难除。”萧景琰摇头,去和他并肩睡下。

寝宫内一盏孤灯烛火摇曳,幔帐飘摆,蔺晨眯缝着双眼,看萧景琰合目而眠,悄悄凑上去,轻啄他的脸颊。

恋恋不舍地挪开时,只见萧景琰已睁开眼,侧身瞧着他。

蔺晨看到他如乳鹿般灵动的眼中盛满月光,心中一荡,口中轻唤天子的名讳。

“景琰。”

萧景琰并不多言,略一抬动肩头,向他的面庞凑去。停留处,二人唇间不过须臾可至,近到呼吸相闻。

蔺晨的心跳骤然停止。他屏住气,感到眼前人正在微弱地叹息。

萧景琰回到原位又闭起双眼,口中说道:“上回在苏宅你用了个什么法子,叫我一夜好眠,今天可否再来一次?”

蔺晨失笑:“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

蔺晨从身后搂住萧景琰,贴着他的耳朵说道:“今天什么也不用,你尽管安睡便是。”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