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姓明一家人(现代AU)

没什么剧情的日常文,想一点写一点,拒绝玻璃渣,专注傻白甜


(一)


 

明台叼着面包,飞快的跑到门口。

“等等我!”

明楼已经坐进车里,没有理他。

阿诚探出头来:“吃完了再说话,像什么样子。”

明台迅速嚼完,然后掏出口袋里的袜子开始穿。

“大哥,阿诚哥,带上我吧!我不想迟到啊!”

明楼对阿诚说:“不要理他,开车。”

阿诚摇摇头,准备发动。

明台一个箭步冲到车前,对着阿诚说:“阿诚哥,早上是解剖课,我不想死啊。”

阿诚有点动摇。

“求求你,求求你。”明台开始装可怜。

阿诚开了车门锁,没好气的说:“上来吧,我的小少爷。”

明台迅速坐在了副驾驶位,冲着阿诚敬了个礼:“谢谢阿诚哥!”

明楼在后面骂道:“下次再赖床没人救你!”

 

学校和医院毗邻,明台在校门口下车,奔向了教室。

车子继续往医院去。

明楼扶着额头:“这个臭小子,疯子到底看上他哪一点?”

阿诚笑了笑:“大哥,明台也就是思想有点幼稚,工作上还是很靠谱的。”

 

明台的屁股刚挨上凳子,汪曼春就踩着高跟鞋施施然上了讲台。在她之后抵达的两个倒霉蛋站在门外,不知何去何从。

汪教授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你们可以选择进来上课,期末考试扣十分,或者是离开,扣五分。不过……”她满意的欣赏了一下对方不知所措的样子,“今天讲的内容将是考试的重点……之一。”

天呐,大哥的前女友太可怕了。

明台在心里又给阿诚哥敬了一百遍礼。我爱你,阿诚哥。

 

明楼到了办公室,已经有三个科室主任和五个主治医师在等着他。阿诚把几位主治请到自己的小隔间了解情况,明楼负责应付主任们。

无非又是一些关于晋职称和人事招聘的事情。

明院长真的很烦:“你们什么时候能来给我报告说,又攻克了一个重大临床课题呢?”

儿科梁仲春主任讪讪的笑道:“院长,再给我几年,一定做出些成绩给你看。”

打发走这些牛鬼蛇神,又到了全院大会诊的时间。明楼和阿诚穿上白大衣,向会议室走去。

“阿诚啊,那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那是……”阿诚仔细看看,“南田洋子?没错,她刚被学校聘请为客座教授。”

说话间,南田已经走到跟前,她有些兴奋:“哦,明楼,阿诚,好久不见!”

当年在法国念博士,南田和他们还是同学,自从回国,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明楼热情的和南田握手:“怎么想到来中国了?热烈欢迎。”

“想来多学习学习,”南田笑了笑,“曼春现在好吗?我也很想她。”

明楼闪过一瞬间的尴尬:“我想她应该还好吧,忘了告诉你,我们已经分手很久了。”


评论(10)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