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姓明一家人(现代AU,十二)

十二

 

随着天气的逐渐炎热,明台越来越感觉食欲不振。

起先只是看着食堂的饭菜完全没有胃口了,慢慢地也不太吃得下阿香家的面了,最后终于发展到看着大姐的饭干瞪眼了。

明镜忧心极了:“这孩子最近怎么不好好吃饭了?看着都瘦了,这可怎么办啊。”

明楼哼了一声,很不满意的说道:“动不动就挑食,还不都是您惯的。”

明镜是最心疼小弟的,明台小时候只要一瘪嘴,圆圆的大眼睛一泛红,就能获得“想吃什么吃什么,不想吃什么就不吃什么”的特权。一直到明台上中学,因为每天都吃不下学校的午饭,身高都不长了,大姐这才火急火燎地收购了学校食堂,亲自定菜单给厨师,务必保证明家小少爷茁壮成长。

“你少埋怨我,”明镜对明楼说,“你跟阿诚还不是经常偷偷给他往学校送垃圾食品,结果他那年住校就只吃薯条炸鸡。”

明台有段时间酷爱洋快餐,怎奈出不了学校,就打电话要兄姐帮忙。明镜虽然溺爱,但是只准他一个月吃一次,没想到这回明楼居然隔三差五地买一桶,带着两个弟弟一起吃。这么多年过去了,明楼还记得黄昏时,杨树下,左手冰可乐右手原味鸡,阿诚隔着学校栅栏给明台递奥尔良鸡翅的美好画面。只是事情的真相他一直没好意思说出口——他那阵子也特别上瘾,给明台带完全是顺便。悲剧的是青年才俊明医生三个月猛增二十斤,直到被阿诚勒令禁止才不得不戒掉这该死的垃圾食品。

想到这里,明楼心一虚,赶紧申辩:“我那是厌恶疗法,让他彻底吃烦。”

这话倒是没错,明台后来看见白头发爷爷的广告画就犯恶心。

 

天快黑了,明台才一身疲惫地走出医院,系花于曼丽邀他去大排档同学聚餐,也被他婉拒。此刻他孤身一人站在人行道边,一边饥肠辘辘,一边发愁该吃什么。

突然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拍打着他的肩膀。

“干嘛呢,小明?”

熟悉的男低音划过耳畔,阿诚提着公文包正微笑着看他。

“阿诚哥,你怎么一个人?”

“大哥加班了,我难得甩开他。”阿诚爽朗地笑了一声,“怎么样,想吃什么,阿诚哥请客。”

这画面如此熟悉,让明台忽然回忆起自己刚上大学的时候。大哥大姐都有各自的事业要忙,经常早出晚归见不到人。阿诚哥就经常在下班后来找他,带着他到处找合胃口的饭馆,要么就亲自研究菜谱,就怕小明台不好好吃饭照顾不好自己。

“阿诚哥,你们怎么都对我那么好啊,我都不想找对象了。”

“不找就不找呗,哥哥姐姐养你。”

“哥,我饿了,我想吃路北的酸菜鱼。”

“走。”




*都是想到哪就写到哪的无意义日常,希望大家不要嫌弃,么么哒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