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谭赵/楼诚】今生 (六)

 

赵启平干完最后一台手术,累得眼睛都花了。病人家属还在外面哭哭啼啼,他强打精神走出去,一是安慰,二是交代注意事项。

这个病人是车祸外伤送进来的,双腿重度挤压伤,面临截肢。医生和护士在里面奋战了四个小时,终于保住他一条腿。家属根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伤者的父亲甚至拽住赵启平的衣领怒吼,好像害他儿子残疾的不是肇事者而是面前这个汗流浃背的年轻医生。

赵启平感到很无力,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本该心平气和地劝慰这位年迈的父亲,让他保持理智。可是连台转的手术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精神,他提不起一口说话的力气,只能任凭对方责骂。

远处的谭宗明走过来,对那位父亲说:“朋友,你的儿子一会就要从里面推出来了,我想他现在最愿意看到的,应该是父母对他的关怀和安慰。赵医生抢救了四个小时,不是为了被你按在墙上辱骂。如果你的孩子看到你这样的行为,肯定也更加沮丧和自责。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帮儿子养伤,你说对吗?”

谭宗明讲话不疾不徐,语调温厚平和,他的年纪比对方小多了,看上去却像是良师在对劣徒循循善诱。那人松开手,蹲在地上哭泣。一个高壮的汉子,像是迷路的孩子般无助。

赵启平也蹲下去,一边轻轻拍打他的肩膀,一边低声安慰。

患者的病床很快就推出来了,家属们围上去,护送着回了病房。

赵启平一脸疲惫地看着谭宗明,挤出一个笑容:“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谭宗明看一眼手表,七点四十分,他等了两个小时:“白衣天使不好做啊。”

赵启平苦笑:“都是工作,没办法。不过,你还得等我一会,我进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他穿着蓝色洗手衣,前心后背都汗透了,头发也被帽子压得乱七八糟,一点也不像万花丛中过的赵帅哥。

谭宗明当然不介意再多等一会,他点点头,看着赵启平进更衣室。

 

医院的墙壁上贴了很多宣传海报,有疾病防治的小科普,也有医护人员的介绍。谭宗明一张张地看过去,找到了赵启平的那一张。照片拍得很英气,像港片里的职业精英。旁边还有赵医生作为骨科足球队的主力,参加医院比赛的精彩画面。那个在绿茵地上尽情奔跑的年轻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让人不自觉就想要靠近的风采。

谭宗明看得太过入神,都没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已经站在自己身后。

“太丢人啦,那次连决赛都没进,科里还好意思把照片贴出来。”赵启平抱怨着。

“重在参与。”谭宗明转过身,掩饰自己的不安。

“咱们走吧。”洗完澡换了便服的赵医生,一扫方才的疲倦神色,分分钟还能去夜店大战八百回合。

 

今天的主题是还笔,谭宗明在餐厅刚坐下,就把钢笔还给了赵启平。

赵启平捧着笔,像捧着一个新生儿,赶紧好好地收起来。

“这支笔是你爷爷送给你的?”

“是我刚上初中的时候。笔帽上原本刻着一个‘智’字,爷爷特别希望我学业有成,可惜这个字都磨没了。”

“你把这支笔一直用了这么多年,他老人家泉下有知,肯定很欣慰。看不出,赵医生还是个恋旧的人。”

赵启平哭笑不得:“我像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吗?”

谭宗明思考了一下:“你像是……网络上的新新人类,永远赶超我们这种老古董一大步。”

酒过三循菜过五味,谭宗明又展开一个新话题。

“赵医生,介不介意跟我这个老古董交个朋友?”

赵启平放下筷子,三分意外五分惊讶:“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是吗?”谭宗明犹豫着,“我怕你因为逝去的故人,不愿意跟我再有牵扯。”

赵启平黯然:“我承认总能在你身上看到他的影子,这很不礼貌,我很抱歉。但是对我来说,他已经离开了,你是你,他是他,我分得清。”

谭宗明叹了一口气:“该抱歉的是我,又让你难过。”

“不会,”赵启平赶紧转换情绪,“倒是我该好奇,像你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看上我?”

谭总何许人也,在医院不急不躁地等了自己两个多小时。赵启平尽管没做过生意,也知道时间对于这种人来说都是用钱换算的。他为什么对自己感兴趣?难道就是因为那顿糊涂酒?

谭宗明说:“我是个商人,逐利是我的本性,道德滑坡是我的工作风险。我需要一个有社会责任感、有才华有品位,而且还很直率的朋友,让我在迷失方向的时候,能悬崖勒马,不至于越走越黑。”

赵启平被夸成这样,实在是受宠若惊得很。他一下子就放松了精神,靠在座椅上笑个不停:“谭总,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如果你需要上思修课,尽管来找我。不瞒你说,安迪和魏总都被我放过血,思想境界都得到极大升华,效果显著。”

赵启平越说越开心,谭宗明看在眼里,还是笑得让人看不透。


#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和留言,我爱你们^^

这个故事写着写着,就跟我一开始的烂脑洞完全不同了,我想表达的东西太多,但是文笔又实在不咋地,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今天爆肝三更,就先到这里啦,大家晚安~


评论(11)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