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谭赵/楼诚】今生 (十七)

十七

 

如果赵启平的腰上现在别着一把勃朗宁,姚滨和曲筱绡可能已经躺在汽车的后备箱里了。

他先把卧室门轻轻关上,然后压低声音吼道:“曲筱绡,你吃错药了?!没事发什么神经病?我现在要是打电话报警,你们俩都吃不了兜着走!”

曲筱绡靠在姚滨肩膀上顺气,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站直身子说:“那封信上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们俩到底是干什么的?谭宗明……他没有精神问题吧?”

“什么信?”赵启平想起刚才那张纸,转头一看掉在了卧室的门缝下面。

他去把它捡起来,打开扫了几眼,又把信折起来收好,对曲筱绡正色道:“……你看了多少?”

“看了什么?那是什么东西啊?”姚滨还在状况外,他看着赵启平把一张纸收进口袋里,莫名地问向曲筱绡。

曲筱绡毕竟不是个蠢人,她很快就从慌乱中平复心情,又看到赵启平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严肃表情,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她把姚滨推出门外,催促他去车上等着。

“我跟赵启平要和平对话,你先走吧。”

姚滨还真是名副其实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乖乖地下楼了。

曲筱绡关上门,低头思考了几秒钟,回过头说:“那封信呢,我是完完整整看了一遍。但是说实话,内容我不太相信。”她看着赵启平,想从对方的眼中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她想要听到赵启平嬉皮笑脸地解释,说谭宗明烧糊涂了,写出这么个玩意儿。

但是现在的赵启平,已经不是她崴脚之后初遇的那个赵医生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眸子里多出一层深色的光彩,整个人都藏在这层若隐若现的云雾之后,仿佛和表面上的赵启平隔了一层磨砂玻璃。他的谈吐和举止逐渐发生微妙的变化,曲筱绡虽然有所察觉,但一直以为这是被谭宗明耳濡目染的,并没当回事。

现在站在这里细看,她才猛然发觉,眼前的赵启平一点也不像个医生,倒像个训练有素的军人。他的脸很白很干净,却布满岁月的沟壑与尘埃,带着多年征战沙场的气魄。他笔直地钉在地上,像一棵傲骨挺立的松树或是巍峨的山峰。他的下颌微微扬起,眼神充满杀气。他穿着再普通不过的便服,却带着一股浴血而归的威严。他没有多余的动作,但是你知道他随时蓄势待发,仿佛下一秒就要掏出武器,击毙眼前的障碍物。

曲筱绡的腿已经不听使唤,向后退了几步。她有些后悔让姚滨离开了,她有点害怕。这是一只猎豹,这不是赵启平。

赵启平带着有些轻蔑的语气慢慢开口:“曲筱绡,你听清楚了。我大哥写在纸上的话,一字一句,”他停下来,示意接下来的都是重点,你给我竖起耳朵听着——“都,是,真,的。”

话音刚落地,卧室里就传出谭宗明初醒的呼唤声:“阿诚?”

赵启平不再理会她,他走进卧室,看到大哥脸上全是汗,头发都湿透了。再一摸额头,也不烫了。

“太好了,”他微笑,“烧退了。”

“外面是谁?”谭宗明问。

“是我。”曲筱绡靠在门框上,面无表情地说,“不好意思谭总,打扰你休息了。”

赵启平看都不想看她一眼:“曲筱绡你太过分了,这账我还没算完。”

谭宗明的眼神在两人之间徘徊,似在推测发生的事情。整个房间陷入短暂的沉默中。

此时此刻,曲筱绡的大脑正在以每分钟三千六百次的速度运转。首先,这两个人对彼此的称呼,与信中所述是吻合的。其次,赵启平说“都是真的”,带着不容质疑的表情。那么这些意味着什么?穿越?还是神仙下凡?曲筱绡的眼睛眨了又眨,眨了又眨,想在自己的小脑瓜里找出一个紧急预案来。

无论如何还是先道歉比较稳妥,她说:“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冲动。”

看赵启平不理自己,她继续说:“但是不该看到的我也看到了,如果我得不到真相和解释,晚上睡不着觉还会继续来打扰你们的。”

谭宗明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小曲,又看着赵启平。赵启平脸色复杂,已经说明了一切。

谭宗明闭上眼睛,用手扶住额头:“曲筱绡啊曲筱绡,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曲筱绡见他这幅样子,又想起信上说的那些话。假如排除了怪力乱神的因素,那也算是一封感人的情书。她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只是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而已。在感情的世界里被漩涡吞噬,走不出自己的牛角尖才犯下这种错误。如果眼前的两个人真爱到这种程度的话,其实她的心里是感动的。

赵启平站起来,对着曲筱绡说:“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躺在床上那个是我前世的大哥,今生的爱人,我们俩找回记忆,决定一起生活了。就这么简单,你满意了吗?”

超越科学的解释让曲筱绡又觉得脑海中一片白光闪耀:“啊,听上去好像比穿越还复杂一点……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消化。”

谭宗明现在身体好多了,他支撑着坐起来,靠在床头上,带着三分无奈七分教导的口吻:“话说到这个份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跟赵启平的关系就是他说的那样。我早就想跟你坐下来谈一谈,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小曲,作为一个商场的老前辈,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做生意各凭本事,发展人脉无可厚非,但是这种手段可有些下作。”他端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继续说,“你爸爸再把你当成掌上明珠,要是知道你做这些事情,你猜他会留给你多少东西?”

人人家里都有一堆糟心事,对曲筱绡来说,这是她的痛处。谭宗明并不想为难一个小姑娘,毕竟出来混口饭吃,谁也不容易。今天的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是他过分心急了,如果能在他们分手后,多等几天再约阿诚出来表白,可能曲筱绡也不至于这么头脑发热丧心病狂。话虽如此,这个小姑娘也实在太不像话,拿她父亲出来压一压她,是为了提醒她不要太猖狂。

曲筱绡并不服气,撅着嘴说:“我哥还不如我呢。”其实她心里也清楚,谭宗明如果想整自己,根本也不用找她爸爸那么大费周章,只要在饭桌上散点口风,保证以后就没人敢跟小曲总合作了。他这么说,就已经没有把自己放在对头人的立场上。

谭宗明一笑,刚恢复血色的嘴唇有些干裂:“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为难你。”

赵启平很不乐意:“大哥你不知道,她跟那个姚滨私闯民宅,我真想报警。”

谭宗明按住他:“冤家宜解不宜结,曲姑娘是聪明人。”

欠别人的不如让别人欠自己的。曲筱绡心里的火已经发泄完了,谭赵也没有损失什么。如果这事就这么过去,说不定大家见面还能打个招呼点点头,充其量也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可如果自己不依不饶,抓住这件事情非要让她好看,一时之间是爽快了,可以后必定是你来我往没完没了。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谭宗明毕竟是个商人,付出成本是要得到利益,而不是一颗时刻准备报复的定时炸弹。

曲筱绡的眼珠转了又转,终于确信她得到原谅了,她是真心地钦佩:“谢谢谭总,怪不得能驰骋商场威名远播,果然宰相肚里能撑船。”

谭宗明微笑:“曲姑娘明白就好,你要学的还很多。”

赵启平有些压不住火,立刻对曲筱绡下了逐客令:“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可以走了吧?”

“暂时还不行,”曲筱绡向前几步,站在谭宗明的床边,“我还有话不吐不快。”

赵启平想挡住她,被大哥拉到一边。

“但说无妨。”

“谭总,你那封信我不是故意要看的,我再道一次歉。”曲筱绡鞠了个躬,慢慢地说,“不过……说实话我挺感动的,你说的那些话……既然是真的,希望你还是能亲口告诉他。”

她退到门口,又对赵启平说:“好好照顾谭总,拜拜。”

 

 

 

曲筱绡到了楼下,坐上姚滨的车,低头不语。

姚滨急忙问她:“怎么回事?他们没欺负你吧?”

曲筱绡摇摇头,眼泪掉下来了。

“还说没欺负,都哭了!我上去找他们去!”

曲筱绡拉住姚滨,哼哼唧唧地哭:“……想不到谭宗明还是个情种……我以后再也不惹他了……”

姚滨想再问,曲筱绡却什么也不透露了,只说这事就这么算了,改天还要请谭总吃饭。

姚滨晃晃脑袋,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怎么一回事。不过既然大小姐死心了,那他也乐得让这事赶紧过去。

 

 

 

赵启平关上门,和谭宗明相视一笑。

 

 

 

几个小时前。

赵启平站在窗口,用手指挑起帘子往下看。

一个戴鸭舌帽的矮个男人正往小区门外走去。

“大哥,他走了。”赵启平看到他开车离开,才放下窗帘。

床上的谭宗明闭起眼睛:“这个人跟踪我们快二十四个小时了。”他叹了口气继续说,“我原本计划今晚跟小曲好好谈谈,给她一个威胁我的机会……没想到一病不起了。”

赵启平卸下方才戒备的神情,走到床边坐下来,眼中满是爱之深责之切:“要不是为了我,大哥也不会去淋雨……”他想起刚刚读完的那封信,声音有些悲切。

之前从医院回来的车上,他去帮谭宗明系安全带,手指划过衬衫的时候摸到了一张纸。谭宗明身子一动,信纸露出一角,被他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谭宗明靠坐在床上说:“如果不是你在我旁边,我也不会这么放松警惕被你发现。”

“你是太累了。”赵启平说完这句话,安静了下来。男人之间,很难说出什么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尤其是两个相濡以沫过这么多年的人,彼此的心意只靠眼神沟通足矣。现在互相把心都敞开了,反而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许久,谭宗明首先打破了沉默:“对不起,”他慢慢睁开眼睛,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阿诚,我不该骗你。”

“我不怪你,大哥。”赵启平说完,看着谭宗明的双眼,继续说,“我爱你。”

谭宗明的眼中盈满了温柔与呵护,他抚上赵启平光滑的后颈,将深爱的人拉近到自己眼前,轻啄双唇。

“我也爱你。”

赵启平的笑让瑟瑟秋风都要绵软起来。

他又忍不住再去吻大哥,却被阻止了。

“我生病了。”

不能传染给你。

赵启平轻笑:“那就等你病好了吧。”

爱人的言外之意让谭宗明的老脸居然一红,他捂着嘴咳嗽一声,立刻转移话题:“你该去开会了。”

“大哥,”赵启平又改换一种请示的口吻,“曲筱绡怎么办?她得不到想要的照片,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以我对她的了解,这个狗仔说不定会把她给带过来。”

谭宗明觉得整件事都可笑极了:“我还以为老曲的闺女能有什么本事,闹了半天还是这一套。”

“她很有可能真的过来,要不然我请假在这陪着你吧。”赵启平实在不放心把生病的大哥独自留下。

谭宗明却另有打算。他判断着,这个曲筱绡如果真的到了找上门来的地步,可见对赵医生也是动了几分真感情的。

他沉吟半晌,决定兵行险招:“……让她看到那封信。如果她居然真的敢私闯民宅,那就让她看到。”

赵启平不明白大哥的用意:“这样好吗?她会怎么想?”

“她不是输得不甘心吗?”谭宗明决定赌一把,“那就让她心服口服,才能彻底解决这件事。”


评论(31)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