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谭赵/楼诚】今生 (二十三)

二十三

 

 

作为小有名气的夜店王子,赵大帅哥的穿衣风格却一直让人不敢恭维。诡异的配色与不趁手的料子套在他的身上,让人越发相信这位王子行走江湖绝对是靠过硬的颜值。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于四周围眼冒桃心的小姑娘来说,只要看到脸就觉得心满意足别无所求了。只有像曲筱绡这样的正牌女友,才会在交往过个把月之后,开始对他的衣着有更高要求。

“唐长老,您把这身袈裟换了行吗?”

俊美的长老双手合十,口呼偈语答道:“阿弥陀佛……不行。”

对自己的审美,就是这么自信。

 

赵启平站在衣柜前面,叉着腰捏着下巴,做沉思状。

如今想来,曲筱绡说的也不无道理,自己的这些个衣服,怎么就越看越不像话了呢。

谭宗明看他犹豫半天都决定不了,建议他直接去商场买一套新的好了。

“那不行,为吃顿饭买一套新衣服,不上算。”

尽管说出口的建议的确是出于真心,但是听到这样的回答,谭总还是颇为满意。

本来,让赵启平假装其他姑娘的男朋友去陪她爸妈吃饭,说没有那么一丢丢吃醋,就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还要为此特地置装,自己的肚子里真的是要放下一艘船了。

大局为重。

谭宗明劝慰自己。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赵医生都是谭家的人,出门在外要有个兰草的样子。

  

于是到最后,他还是拽着赵启平去了商场。

买衣服的过程没有谭宗明想得那么顺利。照他以前的路子,列出颜色、尺码、款式,一击即中地选好目标,基本上试穿一次就可以完成任务。前前后后也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而且阿诚可是天生的衣服架子,随便找一套,穿上就是帅的。

他这么计划着,目光在琳琅满目的男装品牌之间来回梭巡。

再一转身,赵启平不见了。

准确地说,是被导购员包围了。几个小姑娘老阿姨一人拿着一套衣服,七嘴八舌地要求赵医生试穿。

赵启平笑容满面地应付着,口中允诺会一件件试过来,似乎一点也没有不耐烦。

谭宗明的眉头皱得能拧出水来了。

“阿诚。”

他面无表情地叫了一声。

对方压根没听见,正从一个热情的阿姨手里接过天蓝色的衬衫配黄色外套。

谭宗明大喝一声。

“赵启平!”

赵启平回过神来。

“大哥,我先去试一下这件。”

这么丑的衣服有什么好试的。

谭宗明扶额。

他挥挥手,示意阿诚过来。

赵启平二话没说就把衣服还给阿姨,大步走过来。

谭宗明递给他一套浅灰色的休闲西装,配一件条纹衬衫。

“试。”

谭大鳄不怒自威的属性在方圆十米内形成了一个气场,所有生物都能感受到他潜意识里释放的命令——

走开。

于是在赵启平老老实实走进试衣间的时候,导购们悻悻地四散了。

事实证明,老谭的品味还是值得赞赏的。赵医生一走出来,立刻散发着青年才俊的光辉,亮得要从镜子里反射出金霞来。更加值得一提的是,整套衣服上上下下都合适得一塌糊涂,尺码分毫不差。

穿成这样去见人家姑娘的家长,很得体。

老谭满意的点点头。

 

出了商场已经五点钟,谭宗明开车把赵启平送到一家中餐馆的门口。

“少喝点酒,早点回家。”

赵启平应了两声,准备下车。

谭宗明又问:“我还没问你呢,那姑娘是谁?”

“安迪和小曲的邻居,关雎尔。”

 

  

关关在上海辛苦打拼,再苦再累也没有家母的催婚轰炸来得惨烈。

每天一个电话,三句不离找对象。节假日就亲自杀过来,带着她奔走在相亲的路上。

关关从小乖顺,父母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连摇摇头都觉得困难,更何况说个“不”字。她心里又生气又难过,有千百般的不乐意,可也只敢跟母亲小声抗辩。

“爸妈这么辛苦,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一句话就把她噎死了。

邱莹莹的心肠热得快把肚皮烧穿了,实在见不得好姐妹整天愁眉苦脸的样子,联合22楼的力量要帮关关解决问题。

樊胜美自己也整天相亲,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唯一的建议就是别让渣男给骗了。

安迪对家长里短的事情毫无经验,也根本想象不到这种事有任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

曲筱绡满不在乎地说:“就跟家里说有对象了不就完事了,用得着这么费劲么。”

邱莹莹点赞。

倒不是说长到二十来岁了,一句谎话也没对父母说过,但是这种级别的谎言,从关雎尔嘴里说出来,难度确实不低。

而且,对象是谁呢?总要有个名字吧?

“赵启平啊,这不是现成的。”

曲筱绡话一出口,关雎尔立马大红脸。她万万想不到小曲这么大度,居然提出这种建议来。

曲筱绡一撇嘴,看着她说:“你脸红什么呀?又不是真的让你跟他谈恋爱,他那么乐于助人,还跑到大西北去义诊,给你帮个小忙有什么可不乐意的。”

要是真能和我谈恋爱就好了。

关雎尔暗想着。

 

她尚在斟酌这个方案的可操作性,转眼间就又到周末,妈妈的电话如期打来。

“关关,这次必须要把握机会,别再给人男孩子拒绝了。”

关雎尔心里一急,脱口而出:“妈,我有男朋友了,不用相亲了。”

 

 

 

赵启平下了车往里走,迎面碰上今天的女主角。

关雎尔站在饭店门口等他,羞得语无伦次:“那个、赵、赵医生,这回真的是麻烦你,对不起。”

赵启平温柔地笑了一下,眼中像有电流直穿关雎尔的心脏:“都是朋友,别客气。”

“谢谢……”关关低着头,掩饰自己的不安,“我爸妈都来了,那、咱们进去吧。”

赵启平没有立刻就走,还跟她对了几句台词以免穿帮。修长的身姿包裹在剪裁精致的服装里,在夕阳中站成了一棵松树。

谭宗明看得手刹都忘记放了,车子熄火好几次,最后干脆放弃了,想看着阿诚走进去再离开。

这一等,等出了一脸愕然。

 

一位中年女子从餐厅里走出来,责问女儿怎么不带男朋友进去。

“妈,这就是赵医生。”关雎尔眼神乱闪,心虚至极。

关母看着眼前玉树临风的男子,笑得合不拢嘴。

“赵医生啊,你好你好,我是关关的妈妈。”

赵启平却浑身僵硬,瞠目结舌,一句“大姐”就在嘴边了。

谭宗明突然从背后出现,拍了拍他的肩膀:“赵医生,好久不见,又和女朋友约会啊?”

赵启平回过头,接过一个暗示的眼神。他马上明白,大哥早就调查过这个女人,她也许是大姐,但是一定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谭宗明方才的一句话,反倒让这出戏更加逼真。关母乐呵呵地看着“未来女婿”跟朋友介绍自己,心里有烟花在绽放。

几个人客客气气地走进餐厅,老谭说自己要见朋友,上二楼包间去了,关母拉着赵启平坐下,赶紧让关父也认识认识他。

赵启平已经开始后悔,万一这出戏以后的结局是两个人“分手”——不是万一,是肯定——那再想跟大姐多聚聚,是不是也成了奢望呢?早知道她是关雎尔的母亲,自己就不该接下这个差事。

关母并没察觉到这些,她一边夹菜到他碗里,一边问东问西,仿佛这顿饭就是他们两人在吃,旁边的父女二人备受冷落。

老家在哪里啊?大学哪里毕业的?学历是什么?现在在哪家医院工作?忙不忙,累不累?一个月能挣多少钱?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

赵启平对她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亲切感,并不觉得啰嗦厌烦,有那么一秒钟,恨不得自己就干脆给她当女婿算了。

可是关雎尔绯红的脸颊提醒他,演戏终归是演戏,自己跟这个女孩并没有什么缘分。

那么就这一顿饭的时间,能跟大姐多聊聊天,也是好的。

他心里百感交集,抱着跟大姐道别的心态,热情地说着。

 

可是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难以预料,这出戏它偏偏就不会这么轻易地结束。

眼看饭局已经接近尾声,赵启平正要做出买单的动作。

另一位中年女子走过,突然向他打招呼:“平平?”

是他的母亲大人。

简直是命运的偶遇。

“妈?”赵启平的下巴掉在了地上。

如果一位母亲见到自己的儿子和一对中年夫妇,以及一个品貌相当的姑娘坐在一桌吃饭,她会想到什么?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对于儿子已经三十一岁还未婚的母亲而言,答案的前景还会无限制地扩展,一直在脑海中出现孙子上小学的画面。

这个波折来得太突然,赵启平已经无法收拾,只能无力地垂下头,任由两位母亲热络的寒暄。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让无所不能的诚秘书束手无策,那一定就是他的大姐。相应的,如果还有另一个人能让八面玲珑的赵医生难以应付,那就是他的老娘了。

关雎尔正在当机并且重启失败,并不能对他求助的眼神回以任何反应。

赵启平无语问苍天。

大哥呢,大哥你在哪啊……

 

谭宗明在二楼,捧着一杯红酒隔着栏杆往下看。

十年前,在一次航班中,这个跟大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与他是邻座。他起初有些惊慌,担心在这样无法避开人群的场合中,会发生难以预料的事情。但是关母看到他,眼神中没有丝毫波澜起伏,全然是陌生的。

他后来调查过,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她有富足、温馨的家庭生活,有体贴的丈夫和乖巧的女儿。她的人生很平顺,并且对过去一无所知,这让谭宗明既欣慰又难过。上天是不是有意让他知道自己在意的人生活得很不错?这大概也算是一种恩赐。

他品着酒,一边回忆过往一边观察饭桌上的情况,深感缘分的深厚。直到赵启平瞪着眼睛喊妈,才把他拉回现实。

这下可好,楼下的两位母亲都认为彼此铁定是儿女亲家了。

谭宗明忍不住笑出来。

这出好戏要是自己能只当观众,肯定更有趣。

 

赵启平还不知道坏心眼的大哥正在楼上看热闹,心中叫苦不迭。

一会听关母说:“我们家关关真是好福气啊,能找到赵医生这么优秀的男孩子。”

一会听赵母说:“哪的话呀,小关这么温柔漂亮的姑娘,能看上我们平平才是他的福气啦。”

“你说说现在的孩子,谈恋爱也不告诉我们,搞得我们家长还整天为他们操心。”

“就是嘛,早点说,我也好带着他爸爸去登门拜访。你说说在这里碰到了,我都没给孩子准备红包啊。”

再说下去,恐怕要定婚期了。

赵启平站起来,拉住妈妈的胳膊:“妈,你什么时候来上海的,也不跟我说一声。”

“诶呦,我就是来找个老同学,晚上就回去了,没想到能碰上你呀,哦嘿嘿嘿嘿……”

妈妈的笑声让他心惊肉跳。

“那个,你的车停在哪里了?我去送送你吧,时间也不早了。”

“诶呀,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已经六点多了呀。”

赵母临行前还不忘对着关母唠叨一番,准备约好下次拜访的日子,也就是俗称的“提亲”。

赵启平的脑袋嗡嗡作响,赶紧送走这尊活菩萨。

赵母走后,饭局也差不多要结束了。他急急忙忙地结了账,在关雎尔满目愧疚的表情中同他们一起离开。

谭宗明把车开到门口,看着关家三口上了出租车,才过去接赵启平。

大冬天的日子里,赵启平的后背都汗透了,靠在座位上直喘气。

谭宗明狡黠地笑:“想不到这世上还有阿诚搞不定的事情。”

赵启平气得翻白眼:“你还看笑话,我都快跟关雎尔领证了。”

“我看小关不错啊,长得漂亮,人又勤劳,以后肯定是贤妻良母。”

赵启平拿出手机,准备拨号:“大哥说的都是对的,我这就跟她表白。”

谭宗明假装急了:“诶诶诶,开玩笑归开玩笑啊,你不怕我明天去欢乐颂暗杀她你就打吧。”


评论(1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