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谭赵/楼诚】今生2.0番外之 西红柿风云

格式太乱了,改得我好累(ーー;)
#这是一篇恶搞番外,有bug,有ooc
背景是发生在谭赵同居之后,可单看,与剧情主线无关
手机发文,格式有点乱,回头我改一下,么么哒
祝食用愉快#


西红柿风云



谭宗明审视着眼前的餐盘。 

西红柿炒鸡蛋,被称为国菜之一。烹饪方法简单,又可以体现不同厨师的个人作风。你可以放糖也可以不放,可以多鸡蛋也可以多西红柿,可以干一些也可以汤一些。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只要你是一个会做菜的中国人,西红柿炒鸡蛋完全能体现出你的性格和作风。 

那么赵启平的作风就是这样,精确、快速、恰到好处。精确地把每一小块西红柿切成同样的体积,快速地翻动锅铲并懂得利用热锅余温不使鸡蛋过熟,恰到好处地配比盐和糖,成就一盘极品的赵氏西红柿炒鸡蛋。呃,或者叫明式也是可以的。 

但是。 

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谭宗明已经吃了快一个月的西红柿。 

他真的不想再看见西红柿了!!! 

有时候,wuli平平会把西红柿切成片,连着火腿和生菜一起夹进吐司当中。 

健康美味的自制三明治,给你一天好心情。 

有时候,又会把西红柿切成丁,烩成汤头浇在意大利面上。 

不出门也能尽情享受的欧式餐点,天天好滋味。 

有时候,西红柿又化作包容一切的使者,和老伙计鸡蛋一起成就经典的西红柿鸡蛋汤。 

不一一列举的还有,每周固定出现三次的糖拌西红柿,周末幸运开奖时会出现的西红柿炖牛腩,以及偶尔的意外之喜西红柿炒豆腐,等等等等。 

当然啦,wuli平平最最钟爱的还要属眼前的西红柿炒鸡蛋,它的地位不可取代,欧耶。 

掌握上海经济命脉的晟煊集团老总,抬一抬眉毛就能让无数商界人士胆战心惊的大鳄,外型儒雅内涵丰富的中年大叔典型代表,让无数少女为之疯魔的传说中的黄金单身汉——这一点当然是不明真相所致——的谭宗明先生,就快要被这些西红柿们逼疯了。 

他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是什么样的,但是在他的心目中,自己的眼睛应该和菜碟里的这些恶魔们一样血红。他也许不是人类史上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但很有潜力挑战成为第一吃死西红柿的人。

 “吃呀,一会要凉了。”赵启平把围裙搭在椅子靠背上,催促他动筷子。 

谭宗明定格了一秒,鼓起勇气朝着鸡蛋夹下去,放进嘴里。 

嗯,西红柿味很重。 

你问他为什么不吃其他菜?难道赵启平每顿饭只做一个菜吗? 是这样的,另一个菜就是前文提到过的每周固定出现三次的——糖拌西红柿同志。 

如果你做了一天手术,晚上八点才从医院下班,还想着要和心爱的大哥一起在家吃饭的话。那么做两个菜,应该也就差不多了吧。毕竟是晚饭,少吃一点延年益寿不是吗? 

对,少吃一点。 

谭宗明最近的食量逐渐下降,尤其是在家吃饭的时候。

 赵启平不去管他,减肥是中年人的合理生活方式。小赵坐下来,开开心心地拿勺子盛甜甜的西红柿吃。 

谭宗明感觉自己眼花了,阿诚送进口里的分明是一团熊熊烈火。幸好赵医生的卫生习惯极其良好,刷牙及时又彻底,否则自己不能保证在夜晚的某些关键时刻不掉链子。

 饶是如此,也不能对家里的厨子表达不满。永远记住一条有助于家庭和睦的真理:如果你动不了厨具,只负责吃的话,最好就不要对辛苦下厨的人挑三拣四。 

谭宗明当然明白,非常明白。

 他躺在床上,抚摸着自己消瘦了不少的肚子,怔怔地望着天花板。突然打了一个嗝。 

你别说,味道还蛮酸爽。 

…… 

必须要采取行动了。 



地下斗争经验极为丰富的前任毒蛇同志给这次行动取名为“西红柿风云”,简称西风。

 西风行动方案一,打入敌人内部,了解敌方物资来源。 

小赵医生轮休到了周三早上,谭宗明取消了一个企划案商讨会议,陪着他来到菜市场购物。 

赵启平今天买了不少东西,算是一次大型社会主义补货。鸡蛋、生菜、豆腐、牛肉、盐、糖、酱油……不一而足。 

谭宗明主要负责拉着购物小车——就是奶奶们买菜的时候经常拖着的那种带轮子的购物袋——跟在小赵的屁股后面收货。

他低估了形势,在满是烂菜叶子和污泥的地面上行走,阿玛尼西裤基本要废。 

这都无所谓,关键是要得到采购西红柿的重要情报,试图切断供货渠道。

 其实基本上每一家菜贩子都有西红柿,但是赵启平却视若无睹,他只在那些摊子上挑选卖相和性价比最优的产品。

 谭宗明几乎就要以为,今天是“西红柿月”的最后一天了。这可能是某个宗教的神秘庆典,说不定起源于秘鲁或者西班牙,信徒们要在一年中吃够一个月的西红柿,就可以让神满足自己一个愿望之类的…… 

“平平你来啦?” 

谭宗明的猜想在一个巨大的西红柿棚子前面破灭了。

 什么叫不买贵的,要买对的。

 什么叫万里挑一,个个精品。

 什么叫勤俭持家,细水长流。

 眼前的老奶奶恐怕已经七十高龄了,满头银发精神矍铄,操着一口流利的上海普通话,极为亲切,极为热情。三块五一斤的农产品基地精品番茄,在赵老主顾这里,只要超特价两块九。 

谭宗明凑上去,笑眯眯地问道:“老太太,身体还好啊?” 

老奶奶三十二颗恒牙一颗不少,全是原装正品,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好得很!”

一边说一边帮着赵启平把那些长得特别好看的萌萌的西红柿放进袋子里。 

“那个,”谭宗明思考着如何搭话,“您卖西红柿多长时间了?”

 “退休以后才开始卖的,十年了吧。” 

埋头苦挑的赵启平把一个有点青的拿出去:“这个不行。”他的标准还是蛮高的,一定要又大又圆又红。

 谭宗明继续说:“那个,不考虑在家休息休息吗?” 

老奶奶头也不抬:“为社会主义发挥余热!” 

最后一称,五斤。 

小赵心满意足。

 红彤彤的胖胖的西红柿,看着就喜庆。

 临走前,老奶奶又挑了一个好看的,塞在谭宗明的拖车里。

 “下次再来!” 

谭宗明差点在泥地上跌一跤。 

搞敌后工作,最难对付的就是熊孩子和老年人,这实在下不了手。 

有失厚道,不行不行,坚决不行。

 西风行动方案一,失败。 



方案二,渗透敌方思想,试图瓦解他对西红柿的好感。 

谭宗明靠在沙发上拿手机看新闻,赵启平抱着电脑坐在一边改PPT。 

两个人披着一条毯子,又亲近,又温暖,真是适合刑讯逼供……啊呸呸呸,适合谈心的好时机。

 “世风日下。” 

开场白是围绕一篇有关假鸡蛋的不实报道,然后旁敲侧击地就把话题引到西红柿上。使谈话目的很不显眼,很低调。

 “这些人根本就不懂得鸡蛋的营养价值。” 

赵启平应和道:“鸡蛋是人体的重要蛋白质来源,每天吃一个是最合适的。” 

,是吗?我怎么觉得今天吃了好几个呢,”谭宗明思索着,“那盘西红柿炒鸡蛋里起码也有四五个吧?” 

赵启平呵呵一笑:“真是没下过厨房,那盘菜里一共就俩鸡蛋,倒是西红柿放了三个。这就把你骗了,出去吃饭岂不是要亏死。” 

太好了,话题就这样自然地过渡到西红柿了呢。

 “为什么不按一比一的比例炒呢?”谭宗明努力扮演一个好奇宝宝。 

赵启平把电脑合起来,拽着毯子往他肩膀那边又靠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西红柿,富含番茄红素,可以清除前列腺中的自由基,保护前列腺组织。” 

谭宗明目瞪口呆,在恶魔的药理作用面前一败涂地。

 赵启平继续说:“男人每天一个西红柿,预防前列腺疾病。” 

谭宗明把嘴合上:“我还需要预防这种疾病吗?我这么健康。” 

“防患于未然,大哥。”赵启平意有所指地微笑,“何况以我们的频率,还是挺有必要的。” 

方案二,死于不够知己知彼。 



谭宗明坐在会议室里,今天是合作项目推进的重要时刻,还有诸多细节需要商讨,看来加班是不可避免了。 

到了六点钟,秘书鬼鬼祟祟地凑过来。 “谭总,今天订什么饭?” 

谭宗明全神贯注地盯着企划书,在脑海中斟酌蓝图的每一个位点,他头也不抬地说:“这种事有必要问我吗?随便吧。” 

秘书不敢多嘴,颤巍巍地退出去。 

一个小时之后,所有人都饥肠辘辘了。 

谭宗明宣布中场休息:“大家先吃饭吧。” 

饭菜香很快溢满在休息室里,是鱼香肉丝盖饭和炸酱面二选一。 

没有西红柿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 

谭宗明足足等了一分钟,居然还没有人把饭拿过来给他选。

他皱着眉头张望了一下,总不好去跟下属一起拿,显得自己好像在抢食。 

还好秘书很快就进来了,不算没眼色。 递给他一个橙色的圆形饭盒,好眼熟,家里好像有个类似的。 

“这是?” 

秘书赶紧回答:“谭总,刚才赵医生过来了,看您在开会就没打扰,说不用订你那一份了,吃这个。” 

大事不妙。 

秘书贴心地帮他准备好竹筷,揭开盖子,口中说道:“我刚才去微波炉加热了……哇,好赞的西红柿鸡蛋盖饭啊。”她一脸真心羡慕,“赵医生厨艺真好。” 

爱意满满,谭宗明快要晕厥在幸福的海洋里。 

……看来西风行动方案三已经势在必行。 



家里的燃气灶出故障,已经第七天了。

 起初赵启平没在意,因为他恰巧有许多急诊手术,一加班就是N个小时,到家都后半夜了。可是到了第四五六天,售后服务人员就跟得了树懒病一样总也修不好个破灶台,他就有点不乐意。 

“大哥,这什么北欧厨具啊,冒牌货吧,售后跟不上啊!” 

谭宗明很淡定:“稍安勿躁,他们有一些零件是要从原厂寄过来的,漂洋过海,很慢。”

 “漂洋过海?”赵启平瞪着眼睛,“那岂不是要等大半个月?” 

他说着话,从冰箱里拿出来一颗红色炸弹——谭宗明起的新名字——洗了一下,直接吃了。 

生吃。 

生吃。 

千防万防,没防住西红柿能生吃。

 赵启平背对着他,很快啃完了一个,洗了洗血红的嘴——谭宗明眼里的血红——转身说:“有办法了,我去买个电磁炉,让他们慢慢修去吧。” 

雷厉风行的赵医生说走就走了,回来的时候拎着一个某某牌。

 整版触屏、大线圈盘、4D防水、高效散热。 

妈妈再也不怕你的西红柿只能生吃。 

方案三,泣血失败。 



谭宗明已经不抱希望了,如果他的人生就要这样和西红柿相依相伴下去,那就这样吧。既然不能反抗,不如好好享受,你说是吧?其实仔细想想,西红柿的优点还是很多的,而且阿诚说得对,他们俩的活动那么频繁,预防一下前列腺疾病也的确很有必要。只不过照这个吃法看来,老谭这辈子前列腺是不会有什么毛病了。 

也算可喜可贺。 

赵启平在下面喊他:“吃饭吧,赶紧下来。” 

谭宗明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地移动身体。 

他都不敢睁眼,不敢看那火红一片的餐桌,那余生都要伴随的梦魇。

 西红柿之神,我恨你。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赵启平不耐烦了,拽着他的胳膊走到餐厅。 

谭宗明鼓足勇气。 

死就死吧,不就是一口西红柿嘛!

 睁开眼睛。

 咦? 青菜炒蘑菇、红烧肉、西芹腊肉,还有……蒜蓉油麦菜? 

西红柿呢? 

不可思议啊不可思议,莫不是在做梦? 

“赶紧吃吧,今天没有西红柿。”赵启平忍不住笑出来。

 谭宗明坐在椅子上,仍然沉浸在自以为的幻觉中:“老奶奶今天没摆摊?”

 “摆了。” 

“西红柿有丑闻了?” 

“没有。”

 “那你怎么不做了?”

 “吃烦了呗,不想吃了就不做了。”赵启平晃着筷子,“你是不是特别想念西红柿啊,要不我现在去炒一个,冰箱里还有。” 

谭宗明头摇成了拨浪鼓:“不不不不不,别做了别做了。” 

赵启平皱眉:“嫌我做的不好吃?” 

“当然不是!我是怕你太累……” 

他倒是忘得快。 

赵启平愤懑地想,这一个月的西红柿,就当做是给他健忘的教训吧。 



阿诚一身伤地醒过来,光着脚丫怯怯地离开陌生的卧室。 

明台是第一个发现的,他大声地喊:“大哥大姐,桂小哥醒啦!” 

“要叫阿诚哥!”明楼一边教育他,一边跑过来牵住阿诚,“你先回去躺着,别乱跑。” 

阿诚不敢动,只想往墙角躲。

 明楼拿他没办法,只好撒开手,端过来一杯水给他喝。 

阿诚蹲在墙角喝完水,直勾勾地看着明楼:“大少爷,我不想回家,别让我回家……”说完眼泪就掉下来了。

 这可怎么办? 明楼又不会哄孩子,只好拍着胸脯保证绝不让桂姨再来祸害他,可是阿诚还是蹲着不敢动,生怕一站起来就被送回到养母那里去。 

大姐打电话给他支招:“小孩子拿吃的哄就可以啦,明台就是这样的。” 

转来转去,厅堂里放着特供的番茄,又大又圆又红,倒算个稀罕物。 

明楼洗了一个递给阿诚:“吃,可甜了。” 

阿诚抱着西红柿,嗷呜啃了下去。

 可甜了。 



这真是一个多月来最爽的一顿饭,谭宗明差点把红烧肉的油汤都喝了。 

“阿诚啊,”他语重心长地说,“说句真心话,我不记得你以前那么爱吃西红柿啊?” 

赵启平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以前那是什么年代,物资有多匮乏你不知道啊,我倒是想吃呢,上哪买去?” 

“哦?那你是真的很爱吃西红柿咯?”

 “勉强算吧……不过最近也真的是吃烦了,下一步……”赵启平眨眨眼睛,“我看芹菜不错,富含纤维素,润肠通便,市场还有打折的……” 

他拍案说道:“决定了,下个月就吃芹菜!”

评论(4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