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谭赵/楼诚】今生2.0 15

今生  15

 

 

谭宗明把外套随手一递,才想起家里只剩下自己,没有人会接过去帮他挂起来了。他对着空气尴尬地拍拍西装,假装自己只是把它拎起来掸掸灰尘。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开谁是活不下去的,对不对?从成年算起,他已经单身了二十多年,未来也还会一直这样下去。

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遇到某一个人之前,你一直以为自己是完整的。直到他用活泼填补了你的内敛,又敞开自己不羁的胸怀,无条件接纳你无处安放的孤独,无意识的有些清高和自负的孤独。

很好,后来他走了,于是你又剩下一个人。喜欢这种孤独的感受吗?好好享受吧。

他冲了个冷水澡,狠狠地在鸡皮疙瘩上打肥皂,然后假装一切落寞和伤痛都随着泡沫一起流进了下水道。

然而孤独并不是喷发之后就会陷入宁静的火山,而是一口源源不断涌出冰水的深井。

这口井已经被赵启平掘开了,除了他,没有人填得上。

 

 

赵启平也刚洗完澡,裹着浴巾有些颓然地站着。他看着镜中熟悉又陌生的自己,怔然出神。

我到底是谁?

面貌、声音、体型,甚至是味道,都一模一样,除了……

他低头凝视左肩,那里曾经有一道狰狞的疤痕,属于一位崇高的爱国者。

那个人是我吗?

记忆分明是清晰的,他走上二楼,先是惊慌,然后赌咒发誓,对着一杯精心设计的热茶全情投入地表演。他能记得每一个细节,包括走到窗前,把自己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对方的枪眼中。直到弹头穿破皮肉,把紧张的空气彻底点燃。

他已经不能分辨,自己和自己,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不知道,差别似乎无限巨大,似乎又不曾存在。他懊丧地扯掉浴巾,一个赤条条的人像映在镜中。

 

 

曲筱绡鬼使神差地出现了,挽着一个酷似吴彦祖的帅高个。

    赵启平刚给一群实习生示范标准换药,脏兮兮的白大衣上沾着血和脓,就在走廊上碰见了这俩人。

    “嗨。”曲筱绡看上去很平静,更准确地说是不动声色的试探,这是一种属于前任的默契。吴彦祖大冷天还穿一件无袖衫,露出一条明晃晃的花臂来。

    论,当前女友挽着新男友碰到了感情失败的你,该做些什么才能显得自己没那么失败。

    赵启平满是无可奈何地咳嗽了一声,没洗的双手还得架在半空,鼻梁上全是口罩闷出来的汗,一低头,嘴里呼出来的气还把眼镜糊花了。简直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不过赵教授毕竟是赵教授,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赵教授。他盒盒地笑了两声,挥手示意道:“你看我这真不巧,脏得很。”

    “没事。”曲筱绡也干笑了两声,看上去还是那么没心没肺,“……你最近怎么样?”

“就那样吧……这是你男朋友啊?挺帅的。”

曲筱绡点点头,也没有详细介绍,看来这哥们儿可能并没有被她走心。

“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了,来医院有事吗?身体不舒服?”赵启平上下打量两人,看着好像没什么问题。

“不是我……是小关。”

自从和曲筱绡分手之后,赵启平和22楼也没有什么联系的必要了。安迪偶尔会给谭宗明打电话,说的也都是工作上的事情。他确实记得有个叫关雎尔的姑娘,黑长直的头发,戴一副眼镜,看上去特别乖。

“她怎么了?”

“她妈妈总是逼着她相亲,好像……被逼得出了点问题,听说今天来看病了,我也在找她。”

“怎么也不能在骨科吧?我没看见她。”

曲筱绡面露难色:“这医院人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她说的那个地方在哪,你能帮我个忙吗?”

既然是认识的人来自家医院,去看望一下也是情理之中。赵启平把身上的脏东西收拾了,换了一件洗好的白大衣,在前面带路去了门诊楼的输液室。

邱莹莹在那陪着关雎尔输吊瓶,也没什么特别的药,就是糖盐水。听说三天没吃饭,又上吐下泻,整个人就虚了。小关一看见赵启平,蜡黄的脸突然就想往小邱背后藏。赵启平这才想起来,眼前的姑娘好像是对自己有些想法的。有就有吧,他也没放在心上,这种事太多了照顾不过来。

他把病历和检查单看了看,问题不大,补液加上休息就能解决问题了。想想这姑娘也挺悲催,居然被自己亲娘逼成这样子。正想寒暄两句就离开,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的宝贝啊,你可把妈妈吓坏啦!”

赵启平像被球形闪电劈中了一样,整个人僵硬在地板上。

紧接着,中年女子从门口方向紧走两步赶过来,直接蹲在了关雎尔的面前。

“关关,你到底怎么啦?”

关雎尔为自己的母亲这样大幅度的动作感到不自在:“妈,我没事,就是最近太累了。”

关母一起身,神色急切地询问赵启平:“医生,我女儿的病严重不严重的?需不需要住院啊,我们家多少钱都可以出的,求求你们一定要治好她呀!”

关雎尔窘迫地扯动妈妈的衣角,怎奈说出口的话都是有气无力:“妈……我真的没事。”

“什么没事呀!你不要骗妈妈了,呜呜呜。”

关母之所以急得几乎落泪,原因之一在于——赵启平从她走进这个房间发出第一个声音开始,到现在,始终呆若木鸡。

关雎尔知道妈妈就是个小题大做的脾气,可没想到今天能这么严重。她手背上扎着针,一惊之下差点给脱了。还好邱莹莹在旁边扶着,口中还念道:“阿姨,她就是累的,您别着急。”

曲筱绡是难得的冷静人,终于忍不住戳了一下赵启平,小声催促:“嘿,你快说两句呀。”

赵启平如梦方醒:“那个,大……”姐字还没出口,硬是咽了回去,“阿姨,小关她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

这句话无疑是一颗定心丸,关妈妈在反复询问了数次之后终于平静下来,她坐在小关旁边的椅子上,摸着女儿凉冰冰的小手,心疼地问:“不吃饭怎么行啊?你看你就是没有个人在旁边照顾着你……”

小关感觉自己头要炸裂了。

关母说了几句,感觉到有人在一直盯着自己。她迎着赵启平的视线看回去,突然想起他刚才把自己的女儿叫“小关”。

“哦医生啊请问您贵姓?是不是认识我们家关关呐?”

赵启平做了个简要的自我介绍,谈吐举止、职业风度一下子就把关母的心给拴住了。她马上扶住女儿的肩膀,压低声音问:“男朋友啊?”

小关的脸上破天荒地现了血色:“妈你别胡说。”

“诶诶,阿姨这可不算胡说啊。”

唯恐天下不乱的曲筱绡,本着为关雎尔解决家庭难题的初衷,夹带着报复谭宗明的私货,就这么强行给赵关二人拉了一根红线。

 

 

要是赵启平没碰见关雎尔的妈妈,那是决计不可能答应这样的荒唐事。可是一看见大姐那张脸,他就立马软了下来。哪怕明知道对方跟自己不一样,是一丁一点的记忆都没有的,他也没办法假装不认识。

想想也真是讽刺,刚想跟过去说再见,过去又嗖地一声闯进了自己的生活。好像一切都是故意的一样,还没把上一口气喘匀理顺,下一个就迫不及待地过来了。

经过几天的调养,小关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关妈妈领着女儿,欢欢喜喜地和“准男朋友”在餐厅里吃饭,名义是感谢他在医院的照顾。

曲筱绡是这么跟她告密的:小关想给你一个惊喜,又怕这事最后成不了让你难过,所以才说不是,其实俩人眉来眼去好久了。

眉来眼去这档子事,只要你存心这么想了,怎么看都觉得俩人是眉来眼去。哪怕那其实是各种暗号,诸如“给我夹一筷子菜”,或者“你妈妈什么时候回家”,又或者“我快演不下去了怎么办”,在那个心存期许的人眼里,通通都特么的是眉来眼去。

关妈妈踅摸着这事准能成,小伙子简直是人间精品,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俩人捅破这层窗户纸还不是差临门一脚的事吗?她这么惦记着,决定不能老当电灯泡。

“真是不好意思,我要去一下洗手间,你们慢慢聊,慢慢聊哈。”

赵启平目送着大姐的背影转过前厅的柱子,放松了一点警惕。

“小关,你妈妈她……身体好吗?”

关雎尔还在害羞中,没多想就说:“还可以,她精神状态一直蛮好的。”

赵启平默默地拿过关雎尔手边的空碗,给她盛了点西湖牛肉羹,陶瓷刚碰上桌子,就有个人影在身旁停下来了。

关雎尔愣愣地说:“……谭总?”

赵启平把碗放稳,回过身对上那双几天没见过的眼睛。眼圈有些发乌,血丝若隐若现。

谭宗明还是穿着简洁,低调奢华,衣服上有一股淡淡的酒精味。

“……谭总,好久不见。”赵启平拿起湿毛巾擦拭手上的汤渍,然后伸出右手。

谭宗明只用手指的部分快速交握一下,连温度都没能让对方感受到,然后动动嘴唇,也问候着:“赵医生。”

关雎尔瞪着眼睛,感觉自己似乎置身于诡异的磁场之中了,禁不住略显慌乱:“谭、谭总……那个、您别误会……”她语无伦次起来,“是我妈妈……我妈她来了……”

“哦,见家长。”谭宗明简答地总结了一下,打断了申辩失败的女孩。更有甚者,他压迫性的声线一下子扼住了女孩的喉咙,让她想再多说一句话也不行。

赵启平往外撤了一步,挡在精致的餐桌前面,把关雎尔整个罩在自己身后。他没想到谭宗明这么不可理喻,连一个小姑娘都不放过,那个理智冷静的大哥上哪去了?他微微撇着头,翘着嘴角说:“本来还想让安迪保密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让谭总发现了。”

谭宗明感觉胸腔快要炸裂了,这不是他第一次让阿诚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是第一次觉得阿诚直接塞了个手榴弹在自己喉咙里。

赵启平看他光挪嘴半天没声,也知道自己有点过了,想解释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迫切地盼望着关妈妈赶紧从洗手间回来,好让大哥一眼就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可他哪知道,那位兴奋的母亲现在正躲在楼梯间里给老伴打电话报喜呢。

赵启平噎了几秒钟,低声开口:“大哥,回去再给你解释。”

他的投降效果并不明显,谭宗明鼓着胸口,憋着气说:“没什么好解释的。”又绕着他对关雎尔温和一笑,“希望早日听到你们的好消息。”

可怜的关雎尔已经当机了,只能机械地点点头,又拼命地摇头。

谭宗明昂着头走了,背影无限高大伟岸。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