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楼诚/及其衍生】一人记 17

一人记 17

 

 

白云悠悠,晚霞凄凄。

列战英守在皇宫门外,脸上写满了愤怒和忧虑。这蔺晨到底吃错了什么药,皇宫大内还不够他折腾的,非要把皇帝弄到宫外去犯险吗?如今已过去近四个时辰,巡防营那边还没有一点消息,他实在不敢想,陛下此时会身在何处?

宫墙东侧的拐角处转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人伏在另一人的背上,四肢无力地垂下。背人的那位面色焦灼满头大汗,虽然身负一个壮年男子,步履依然稳健,几乎是小跑着向宫门赶来。

卫兵认不出皇上,只当是过路的闲散人,上前去驱赶。

纵身穿便服驮着蔺晨脸上还有汗污,可萧景琰的脾气一上来,帝王天威仍难掩。他心中急迫,口中大声呵斥。

“放肆!”

列战英闻声一个战栗,丈许外便抬足飞奔,扑在萧景琰近前,跪地施礼。

“参见陛下,您总算……”

萧景琰等不及听他说完,急声下旨:“快传太医!”

 

 

蔺晨这一次并没有昏死三天三夜,他只是行至半路忽然晕倒,待到进宫时已然悠悠醒转。李太医为他诊脉时,他还可以笑:“您看我身体健康得很,是不是查不出什么异常?”

李太医叹气:“蔺阁主,您是世外高人,我们这些俗辈怕是今生也诊不出您的病了。”

萧景琰一直在旁边坐着,心绪难宁,气息不稳。这一次光天白日里走在大街上就晕过去,断不可能是什么“走火入魔”了,他倒要看看这蔺晨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蔺晨口述了一个方子,叫李太医照着开便是。药材均是些可吃可不吃的温补之物,见不着什么稀奇,李太医参不透其中的奥妙,就这么被打发走了。

蔺晨靠坐在床头,嘻嘻哈哈地看着萧景琰。

“叫我吓着了是不是?”

萧景琰把太师椅的扶手攥得死紧,就快要捏碎了,几根修长的手指指节惨白。他也不吭声,就看着榻上那个满怀心事还要强颜欢笑的人,看他准备怎么打发自己。

蔺晨见他这番模样,也只得敛起笑容,干咳两声方才正色道:“景琰,有一件事我不能再瞒你。”

“何事?”

蔺晨理一理头绪,缓缓启口:“你可知道,那胡女几次行刺,乃是……乃是你命中的天劫。”

当“天劫”二字从自己嘴中吐出时,他感到自己的心为之一颤。几世修仙,渡过千百次天劫,哪一次都没有这一次的劫难令他感到无法言喻的难过。

萧景琰本就不悦的神色,变得更为凝重:“说下去。”

蔺晨继续说道:“天命之劫……无法可解。只要你一日没有身死,她便会不断地来刺杀,直到得手。今生今世,你必须命丧于她手。”

话音落地时,原本月朗无云的黑夜里猛然打起一个闪电,不多时轰隆隆地雷声自远处传来,似万人齐擂鼓,声势浩大,震耳欲聋。

蔺晨恍若未闻,仍是定定地瞧着面前的萧景琰,他将此事和盘托出,自有另一番打算。

萧景琰原本只是担心他的病情,听闻此言,原来竟是自己的性命堪舆?再一番细想,便觉其中有不妥之处:“可那女子现在刑部大狱中,重重封锁,怎么可能……”

“不,你忘记了,她可是已经逃过一次,再来一次并不出奇。”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说的话,一次比一次更为离奇,一次比一次更为难以置信。我知道琅琊阁是世外之地,有些方术异人也不足为怪,但是这什么天劫,我实在是……”

喀嚓又是一道闪电劈过,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打在青石板地面上劈啪作响。

今年正是多雨之季,黄河沿岸堤防工事吃紧,这一场接一场的雨,每下一次都让庙堂之人忧心忡忡。

蔺晨说道:“大梁需要一位勤政的皇帝,国运百姓都离不开你,她必须死。”

“她既已被擒,死罪本就难逃,只需刑部审罪定案,早晚必是一死。”

即便是行刺皇帝的重罪,也该按法理行事,普天之下才有王法可言。人都道萧景琰耿直,看来此言非虚。

蔺晨点头:“正是。她早晚必是一死,我也就放心了。”

“那你呢?”萧景琰话锋一转,“你又是怎么回事。”

“我?”蔺晨咳嗽一阵,笑道,“我日夜劳心此事,夜难成寐,今日见她终成擒,心中松了一口气,难免病上一场。”

萧景琰又问:“今日那飞鸽传信说了些什么?是否与你的病有关?”

蔺晨摆手:“我身在阁外,每月均有报书传信,只是些平常琐碎事。”

 

是夜,萧景琰独宿于寝宫。蔺晨需要静养,仍是在角屋内休息。

天明时分,小太监一路跌跌撞撞地奔过来,叫高湛一拂尘打倒:“慌慌张张,成什么体统?”

“蔺、蔺阁主他,他不见了!”

“什么!?”

 

蔺晨来去无踪,本是寻常事。宫中众人都知道这位“总管”本领高强,小太监见房中无人本来并不惊慌,但整理床铺时,见到床沿处有一滩刚刚干涸的血迹,似是被人咳出来的,一下子就慌了神。

萧景琰站在空无一人的床前,盯着那颜色越来越深的血迹,眉头紧锁。

小太监跪在一旁,抖成了筛糠。

“快,”萧景琰突然回过神来,招呼道,“快去刑部大狱,提审女刺客!”

还没等人接旨,蒙挚从门外一边大喊一边冲进来跪倒。

“陛下,女刺客今日凌晨越狱,不知所踪!请您加强禁军防护,还请蔺阁主寸步也不能离啊!微臣该死!”

萧景琰瞪圆了双眼:“逃了?你可敢断言,她是活着逃走的?”

“是,他们一行四人与城中的月良歹人勾结,里应外合。打伤了狱卒与卫兵共一十三人,除了一个男子断了腿未能逃走之外,余三人早已不知所踪。”

不好,蔺晨找不到那女子,定会去与那些狼崽子的窝点孤身犯险,大事不好!

刑部是干什么吃的!

萧景琰急火攻心,怒道:“天黑之前找不到狼崽子的老窝,叫蔡荃提头来见!”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