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语

咦?

【谭赵/楼诚】今生 (十四)

#今天两更就这么多了,我有一种呕心沥血帮助一个男神追求另一个男神的感觉,心情好复杂

开车什么的,容我三思,毕竟我自己开的车自己都不太敢坐,分分钟要翻车的赶脚……

大家晚安^^



十四

 

当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所有事物都以指数级的速度向前变化。你不知道心仪的品牌会给下一款手机开发出什么特别的功能,也不知道人工智能最终到底是臣服还是反噬。面对这样日新月异充满惊喜和惊吓的人生,最不给自己添麻烦的态度就是勇敢面对,迎接挑战。

赵启平不是个畏首畏尾的人,他喝得下最奇怪的鸡尾酒,看得了最重口的漫画书。除了剧烈运动的时候,他的思维和身体状态都保持稳定。但是现在,正在被谭宗明强吻的他——血压骤升,心率加速,呼吸急促,脉搏不稳。从医学的角度来说,如果一个手术患者出现这种情况,就需要立刻停止手术开始抢救了。赵启平抢救过很多人,但是不知道该如何抢救自己。等等,他的大脑开始缺氧了,他需要救护车。

需要救护车的不只是他一个人,谭宗明的脑子也已经炸裂了。

这个吻完全违背他的本意。按照他设计的剧本,他应该非常平静地向赵启平讲这件事。讲前因,讲后果,讲中心思想。可是老天爷好像偏偏和他作对。上一次,他在医院一冲动就把不该说的话给说了。这一次更糟糕,他居然直接亲上去了,而且一亲就亲得撒不开嘴。他想说的话、他的顾虑、他的思考全部抛在了九霄云外。他成了多巴胺的奴隶,满脑子都是——天啊,早知道这种感觉如此美好,我怎么会白白错过一辈子!

很快地,谭宗明就不满足于唇的接触,希望能有更深入的内容。他试探性的伸出舌尖,突破赵启平的唇,在牙关处驻足。

够了,够了。谭宗明想,我不能太过分。他主动退出,结束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万花丛中过的赵医生今天算是栽了。他虽然不是什么欢场高手,勉强也算个风流浪子。红男绿女,你情我爱,什么没经历过。走到哪里都有小姑娘递情书的生活,他都过得不想过了。没想到今天,今天这么一个浅尝辄止不咸不淡的吻,居然搅乱了他心里的一汪春水。不止搅乱,简直是轩然大波船之将倾,碧海之上再无安宁。而且,对象还是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

他的脸已经红透了,红到了耳朵根,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半天回不过神来。

谭宗明没有做过这种课题,强吻了告白对象之后应该说什么?什么都不说未免也不合适,于是他根据既往的经验捡了这么一句话出来:“那个,赵、阿诚啊,这个事你是怎么考虑的?咱们商量一下。”

赵启平的考虑很简单:没亲够,继续。他搂住谭宗明的脖子,这次他要主动。

赵启平熟练地亲吻谭宗明的上唇,慢慢地长驱直入,让舌尖一点一点地突破,直到与谭宗明的交汇。他略过对方的齿龈,甜甜淡淡的,是百合甜汤的味道。他不管不顾地吻着,尽情享受着这种悸动。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在巴黎、在香港、在上海,在每一个他们并肩走过的地方,都曾经萌发过,他怎么没有早一点发现呢?

赵启平的反应有些出乎谭宗明的意料,他是真没想到长在春风里的小阿诚已经这么外向了。看来安迪说的对,感情的事还是要交给感情去处理,太过理性很容易错失良机。

他配合着这个吻,也渐渐沉溺其中。

 

有些情到浓时的情侣,常常会许下下一世的诺言。哪怕这些花前月下的甜言蜜语,只不过是些应景的台词,但是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没有人觉得自己不是情深如许、感天动地的。明楼跟阿诚也互相说过类似的话,像什么“下辈子继续当我的大哥”、“下辈子还要并肩作战”之类的。现在想想,这些话又何尝不是在家国危难时许下的甜言蜜语,只不过说话的人没有意识到,存在两人之间的缕缕关联早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这些事悟不出来,就一辈子过去了仍懵然不知,悟出来了就是一点就透,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赵启平慢慢松开紧贴的双唇,笑着说:“大哥说的对,我就是个小傻子。”

谭宗明慌乱狂喜之后渐渐平静了,他牵着赵启平的手,慢慢地说:“上天恩赐,让我没有弄丢了你。”

赵启平“切”了一声:“有些人不久之前还死鸭子嘴硬不认呢,现在倒说起这种话来了。”

谭宗明自知理亏,也不去反驳他,从口袋里掏出那支刻着“诚”字的钢笔。

“干嘛,定情信物啊?”

“我今天来的时候想,你要是觉得这事不合适,我就把这支笔送给你,作为一个离别的纪念。”

“离别?”

赵启平并不知道,谭宗明今天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来的。如果赵启平有一丝一毫的不乐意,他绝不会为难和强迫。他要阿诚按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去追求幸福和理想,而不是因为一些过去的事情困在自己身边。他要离开,一定会离开得很彻底。机票都买好了,今天凌晨三点的,直飞纽约。

赵启平听他说这些,心中既欢喜也难过。他想到自己还和曲筱绡当着大哥的面卿卿我我,就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

“大哥,我这么迟钝,辛苦你了。瑶池里的蟠桃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还好我们是一辈子开花,半辈子就结果。”

“不怪你,是我考虑得太过,这件事的特别之处你也该明白。以后该怎么做,还是要从长计议。”

赵启平马上明白大哥的顾虑:“别人的眼光我是不大介意的,但是为了工作我们可以低调一些。我父母那边你不用担心,他们知道我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我会找机会慢慢劝说。”

他看到谭宗明还是略带愁容,啪一声亲在了对方的脸上。

“别担心了,日本兵已经被赶跑了,新中国已经好几十年了,世界末日也过去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谭宗明温和地笑着,眼神足以淹没赵启平。

“说得对,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现在也该过自己的人生了。”

 

 

 

凉风还是照样吹,赵启平的风衣扣子全都散开着,也任由它吹。

“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淘气了,像个缺乏管教的孩子。”谭宗明在路中间停下来,给赵启平一个一个地系上扣子。

“我有大哥惯着,不怕。”

“脸皮真厚。”

“脸皮不厚怎么骗梁仲春的钱?”

谭宗明说不过他,乖乖闭嘴。

把赵启平送到小区楼下,四周围安安静静,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赵启平非常豪爽地来了个good bye kiss,欢快地回去了。

谭宗明觉得人生都圆满了,再没有什么是他想要的。


评论(23)

热度(207)

  1. 涵月飞雪墙头无语 转载了此文字
    本来一直对谭赵没啥感觉的,但这篇实在太自然了,好甜又有点虐,少女心都起来了